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60章不能小看了

小安额头抽了抽,没应腔。

爷那么盼着端王妃去死。

可每回期盼,都落空。

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回话。

周太医上前行了个礼。

然后站在那里。

跟小安一样,保持着缄默不语。

容衡看着他们的样子,就知道,去给萧玉婵‘诊病’,并不顺利。

他拿起狼毫,在打开的军务拓本上写字。

最终还是小安开口,

“爷,端王妃睡下了,没能给她看诊成功。”

容衡拿笔的手微微一顿。

笔迹也跟着顿了下来。

他看着一滴墨,滴落在白色的纸面上,晕开一圈涟漪。

“睡下了?”

“是。”

容衡抬头,将笔收回,搁放在砚台上。

语气说不上来的失落。

“她怎么会没死?”

当时她满身是血,出现在他面前。

虽然惊艳于她眼中的光芒。

可那个时候,他以为,她活不久了。

故而,他没再为难她,直接走了。

却不想,她杀死了楼疾风,却还能活着。

总以为,她定然受伤极重。

回去必死无疑。

让周太医去给她看诊,只是保证她不留一口气。

容衡皱眉,

“看到她本人了吗?”

小安说,

“没有,我和周太医去的时候,端王妃已经歇了,是麻烦的杜娘子进屋去看的,杜娘子说,端王妃完好无损,没瞧出来哪里有受伤。”

“只不过,衣服遮盖住的地方,有没有伤,就不知道了。”

容衡食指轻点在桌面上,整个面部表情都陷入匪夷所思的状态。

这个端王妃。

他真的得刮目相看了。

这回是实打实的,不能小看了她。

容衡道,

“本侯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周太医立马问,

“那明儿,老夫还去看诊吗?”

容衡说,

“去,本侯亲自带你去。”

周太医愣了愣。

容衡挥挥手。

周太医纵然还有疑惑或是惊疑,也全都压下。

他退了个礼,离开书房。

小安伺候在容衡身边。

容衡问小安,

“你觉得端王妃还像端王妃吗?”

小安摇头,“不像。”

容衡道,

“明天随本侯一起,去看看这个端王妃,到底有着怎样的庐山真面目。”

·

夜幕时分。

宰相府后院西门。

门前停了两辆马车。

丫环和小厮退离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望风。

曹宁缺和萧紫月一左一右站着,有种泾渭分明的感觉。

本来萧紫月下午是离开了。

但晚上宴会的时候,她又被赵雾派的人喊了回来。

晚宴结束。

曹宁缺的马车就跟在她的马车后面,来到了宰相府。

萧紫月知道曹宁缺为什么跟着她。

萧紫月下午那个时候离开,也是在想对策。

她也确实要向曹宁缺解释,索性就下来与他单独见面。

曹宁缺拿出那个小瓷瓶,冷笑地问,

“萧紫月,这就是你给我的解酒药?你怕不是想让我解酒,你是想要我的命吧!”

萧紫月柔弱委屈道,

“宁缺哥哥,你不相信我吗?”

“我应该相信你吗?”

曹宁缺讽刺地反问她。

萧紫月上前一步,拉住曹宁缺的手。

“宁缺哥哥,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呢,今天这件事没对你说,确实是我不对。我给你的确实是一种名叫短寸的毒药,那是用西疆本地的毒物提炼的,解药只有一颗。这是郡主连同容侯爷一起想的计策,我之所以听之任之,是因为我知道,这解药就在周太医身上,你不会死。”

“而我答应帮他们,不是因为我跟他们多好,而是我知道,宁缺哥哥一直心心念念着姐姐。如果这一回,你能得到姐姐,一定很开心。”

“而宁缺哥哥开心了,我自然也开心。”

曹宁缺不为所动,还是那张讽刺的笑脸,

“这么说,你给我毒药,我还要感谢你了?”

萧紫月一副受伤的模样,

“宁缺哥哥,你不要这样阴阳怪气的好吗?你这样我很难过的。”

曹宁缺嗤笑,

“你难过?”

“没杀死我,很难过是吧?”

萧紫月拼命摇头,

“不是的,宁缺哥哥,我说过了,我不会害你。”

她用着爱意的眼光看他,

“我对你的心意,你不可能不知道,既知道了,又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来伤我的心呢!”

她轻轻摇晃着曹宁缺的手,

“我真的是为了宁缺哥哥,如果宁缺哥哥能得到姐姐,那不是皆大欢喜吗?”

“端王不爱姐姐,姐姐霸占了端王妃头衔,端王容不下她,容侯爷也容不下她,这两个人容不下她,那跟他们有关的所有人都容不下她,那么,她的去处,就只有宁缺哥哥那里了。”

“如果宁缺哥哥得到了姐姐,那姐姐必然要被端王休弃!等端王把姐姐休弃了,那宁缺哥哥就可以把姐姐纳到身边了呀!”

“那样的话,宁缺哥哥也算心愿得成了。”

她又露出委屈的神色,

“我真的是为宁缺哥哥着想的,一切都在为宁缺哥哥想,如果宁缺哥哥非要觉得我是想害你,那……”

她咬住唇瓣,痛苦地出声,

“我以后再也不出现在宁缺哥哥面前了。”

她说着,眼眶都红了。

曹宁缺看着她,神情有些松动,心笙也摇曳了一下。

他其实知道她的心思。

一个姑娘,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身为男人,也会有感觉。

萧紫月没有萧玉婵漂亮,曹宁缺最开始喜欢的也是萧玉婵。

那个时候,曹宁缺压根都没关注过萧紫月。

是萧紫月给他出主意,让他得到萧玉婵的时候,他才开始注意她。

后来萧玉婵被赐婚给了端王,他就跟萧紫月走的近了。

妹妹跟萧紫月的关系也好,故而,他跟萧紫月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越来越好后,就看出来了萧紫月对他的心思。

萧紫月虽然没有萧玉婵漂亮,但也是好看的姑娘。

她又出身宰相府,母亲身份也不差。

故而,曹宁缺也乐意接受萧紫月。

身为宰相的嫡女,萧紫月也乏一些追求者。

可萧紫月谁都不搭理,唯心系他。

曹宁缺也是很骄傲得意的。

这辈子,娶萧玉婵是不可能了,但他可以娶萧紫月。

为曹家带来一些荣光。

往后娶了萧紫月,他想再纳别人,或者,他喜欢上了别人,想纳进门,萧紫月也管不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