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62章深藏不露

容衡一早上起来就打了个喷嚏。

小安立马问,

“爷,你感冒了?”

容衡摇摇头,拿巾帕搓了搓鼻子,起身洗漱,换衣。

吃完早膳,又更换了官袍,进了宫。

·

例朝过后。

容衡去御书房,面圣。

皇上听容衡说,昨晚抓获了楼疾风,立刻传唤太子到了御书房。

容衡说,

“楼疾风已经死了,他带来的那二十多名杀手,也死了,如今正关在地下暗牢里,臣已命曹惊云去秘密搜寻,看楼疾风还有没有其他同党混迹在皇城中,至于楼疾风以及那二十多名杀手的尸体,请皇上和太子定夺,是直接焚毁,还是做别的用途。”

皇上先问,

“你觉得楼疾风的尸体,还能做何用处?”

容衡漠然道,

“送去北部境城,悬在城门之下,示威上炎国。”大衍国的北部,有个境城。

境城是抵御上炎国的唯一州城。

也是最大的一座北边城。

南边被容衡收复后,上炎国也安静了一些时日。

西疆那边有赵忠,赵忠不从武,但他从医。

他在西疆隐藏多年,对西疆形势了如指掌。

西疆兵弱,国小,面积小。

他们信奉圣女,抱团取暖,是个没任何攻击性质的小国。

西疆为求安稳,与外界划清界线。

只要外界不擅自进攻,他们也不做任何回应。

就像一只鸟,永远蜷缩在自己的鸟巢里。

对西疆,容衡没任何攻打的心思,皇上也没有。

但上炎国就不一样了。

上炎国野心勃勃,一直想吞并了大衍国。

所以,这两个国家,可以有偶尔的和平,但永远不会有真正握手言和的那一天。

大战,只是时间问题。

谁死谁活,谁做主宰,那也是时间问题。

楼疾风是南边南尚国的太子,把他的尸体挂在境城的城墙上。

让上炎国的掌权者们看看,是示威,也是示警。

皇上沉吟片刻,看向太子,

“太子怎么看?”

赵佑笑道,

“父皇,国家大事,你与四弟商议就好了,我只管国库的钱袋,打仗的事情,你们操心,怎么打,也是你们操心,我给你们把钱袋装满就行了。”

皇上看他好一会儿,伸手把他赶出去了。

赵佑站在御书房门外,摸了摸鼻子。

门口的于公公无可奈何地仰天叹了口气。

太子回回进御书房,回回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得被赶出来。

这几个皇子中,就属太子,最讨皇上的嫌。

但于公公也不敢小瞧太子。

大衍朝的整个国库,都是太子一手打理。

而大衍朝的国库到底有多少钱,于公公想都不敢想。

于公公用余光瞥了太子一眼。

心想。

上炎国有个聚宝盆传说的白义锦。

焉知他大衍国,也有个深藏不露的太子呢!

·

御书房里。

皇上眉心微拢,冲容衡道,

“朕知道你的意思,只是如今我朝与上炎国还算平静,如果我们先示威,会不会引来上炎国的不满?”

容衡说,“肯定会不满。”

皇上皱眉,

“他们不满了,会不会出兵,攻我朝的境城?”

容衡平静道,

“楼太子的尸体,臣亲自运到境城,如果上炎国有什么动静,臣正好可以借口出兵。”

皇上笑道,

“你早就等着这个出兵的借口吧?”

“是。”

容衡承认,

“上炎国一日不除,大衍国一日就不得安宁,这口刺卡在喉咙里,吐不出,咽不下,皇上难道不难受吗?”

皇上叹气,

“当然难受,但上炎国兵力雄厚,与我朝不相上下,不好对付。”

“所以要一点一点挫其锐气。”

皇上思虑半晌,点头,

“那就依你的意思。你向来不会让朕失望,这一回肯定也不会让朕失望。箐儿在境城也好几年了,你这趟过去,正好给她带些东西去,也把朕和皇后的思念带给她,如果可以,多留在那里些时日,陪陪她。”

容衡应了。

皇上又问,“楼疾风是你杀死的?”

容衡面部表情凝了凝,摇头,“不是。”

皇上疑惑,“那是谁?”

容衡说,“端王妃。”

皇上大惊,“端王妃,萧玉婵?”

容衡点头,“是她。”

皇上匪夷所思,看着容衡,

“你别蒙朕啊。”

容衡失笑,

“臣哪敢蒙皇上,确实是端王妃,那天晚上很多人都瞧见她满身是血的拎着楼疾风的尸体出现,臣虽然也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如今的端王妃,今非昔比。”

皇上见容衡脸上在笑着,可话语里却没任何笑意,显得十分认真。

他自然也相信了容衡的话。

容衡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人,尤其在他的御书房,更不可能开玩笑。

皇上沉默稍许,说了句,

“朕知道了。”

容衡道,“若论功行赏,端王妃也有一份。”

“嗯,朕心中有数。”

容衡不说话了。

皇上与他沟通了一些去上炎国以及兵力部署问题,便放他走了。

楼疾风的尸体运往境城,向上炎国示威。

其他二十多名杀手,则是被丢进一个囚笼里,游街示众。

已经死了,游街示众的目地,自然是给有可能还隐藏在某处的,那些同党们看的。

是在向那些同党们,示威,示警。

·

黄花楼上。

一个男子手握纸扇,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街道上,那辆装满尸体的囚车,从眼前,缓缓驶走。

他眸子微垂,整张脸部被斜下的日照给笼住,显得那眼,深邃朦胧,看不尽的汪洋。

那手,白皙修长,握着扇子,指指晶莹。

残雪往窗口下面扫了一眼,

“尊主,囚车已经过去了。”

“去看看有没有太子。”

“是。”

一柱香的时间后,残雪回来,秉道,“尊主,没有太子。”

男人握着扇子的手平放在桌面,

“打听一下太子的下落。”

“昨晚暗探回报,太子……被杀了。”

“本尊知道,被端王妃杀的么。”

他唇角勾起了一丝笑,三分阴柔,七分邪冷,

“这笔帐,本尊会找她算的,现在没功夫搭理她,先找到太子,把太子尸体带回去,也许,本尊还能救他一命。”

“是!”

残雪下去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