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63章地狱魔音

男人松开手中纸扇,握了茶杯,缓慢一口一口地喝着。

下午的时候,残雪才回来,说楼疾风的尸体在容衡手中,容衡意欲带着楼疾风的尸体,去往境城。

男人说,“那我们也去境城,你下去准备。”

“是!”

残雪又下去了。

晚上出发的时候,男人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某片天空。

“残雪,你说,端王妃现在在做什么?”

残雪摇头,“奴不知。”

男人问,“她是不是死了?”

残雪瞳孔微缩,抬了抬头,看到自家尊主那张祸国殃民的脸,脸上无悲无喜,无怒无哀。

可残雪知道,端王妃已经出现在了尊主的死亡簿上了。

而出现在尊主死亡簿上的人。

向来……逃不过一死。

残雪低头,“要奴去打听一下吗?”

“不必。”

·

这个话题,似乎到这里,就截止了。

男人不再开口。

残雪亦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

容衡要带楼疾风的尸体去境城,最快行程也得半个月,稍微慢一点,得一个月,如今又是天热的时候,虽说秋天快来了,可尸体不保存,还是会腐烂。

于是,容衡只好用了冰棺。

也算对得起楼怀策的身份了。

冰棺只有皇室中人才有资格享用,楼怀策是南尚国的太子,虽然已是阶下囚,但还是皇室血脉。

容衡也算给了他一个体面了。

安排好一切,容衡便带着小安,出发前往境城。

明面上是只带了小安,还有一些护卫队。

但背地里,到底有多少精兵强将被调动,那就无人可知了。

·

曹惊云带兵留守皇城,还在锲而不舍地搜寻楼怀策的同党。

·

中午的时候,王清双来找萧玉婵。

她带了黄花楼最出名的酒烧酱子头、八宝玉珍鸭、翡翠白断藕、五料鸡、黑芝麻上阳肉、珍阁腌菜、玉粉面、黄花三分醉。

摆了满满一大桌。

黄花三分醉是酒,一种喝了能销.魂到天亮的酒。

这酒是黄花楼的招牌。

封口处,有两道叉条。

上面写着。

一日黄花三日醉,留得天明唱天歌。

萧玉婵坐在那里。

看到这样酸气的封条,嗤了一声。

“这是喝酒呢?还是吟诗?”

王清双笑道,

“文人墨客就喜欢这样的,你不喜欢,当作没看见。”

萧玉婵耸了耸肩,将封条揉成一团,扔到了院外。

晚上,那两张封条,忽然出现在了她的闺床两侧。

·

杀气很明显。

萧玉婵倏地坐起身,于黑夜里,掀起纱幔。

她披了一件长麾,眼神警惕地盯着窗户外面。

风声四摇,她似乎闻到了花香。

接着,是一个男人低沉冷邪的声音。

“既醒了,便出来吧。”

萧玉婵当即推开门,走了出来。

她倒要看看,是谁半夜三更,闯她院子,向她释放杀意。

出来后,眼神狠狠一震。

面前的小院,弥漫着层层叠叠的黄花。

一个男人,立于黄花之中。

玄袍墨带,迎着月光,幽然若开在天庭的神。

可他不是神。

萧玉婵看到的画面是美的,可也强烈地感受到了四面八方而来的死亡气息。

不是神,倒像是来索她命的阎王。

萧玉婵嘴角拉扯出一抹弧度。

心底冷哼。

出场挺牛嘛。

也不知道这样的出场费多少钱!

萧玉婵挑眉,

“阁下是谁?本王妃招你惹你了吗?”

男人没说话,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就见一只木笺从黄花中飞了出来。

萧玉婵下意识伸手接住。

下一秒,黄花群以及男人,瞬间消失。

萧玉婵眨眼。

不好奇是不可能的。

穿越过来这么久,头一回见识什么叫,骚包!

这男人……

还没想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就听见一个声音,轻飘飘传来。

像从地狱传来的魔音,

“接了本尊的生死令,那就等着奉上你的人头。”

声音和男人出场一样,绝对透着牛逼。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