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64章 招灾体质 为懿魅儿打赏加更

萧玉婵撇嘴。

怎么回事,她是招灾体质吗?

怎么一个一个的,都想杀她!

认都不认识,就跑过来想要她的人头!

萧玉婵没把这个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的男人放在心里。

装逼的,没一个好东西!

自然也没一个,有好下场!

萧玉婵进屋,就着灯光,看了一眼手上的木笺。

是一个很精致的木笺。

两面都渡了漆,是很黑很黑的那种漆。

黑的有些瘆人。

漆上还有一些符文。

看不懂是什么。

符文上面,压了两个字。

每面两个,一共四个字。

一皇天歌。

萧玉婵蓦地扭头,看向突然挂在她闺床两侧的那两张封条。

所以,这个男人,跟黄花楼有关?

他是在故意告诉她,让她去黄花楼找他?

为什么呢?

他都说了他要杀她,她还去自投罗网吗?

这人怕不是傻子吧?!

·

萧玉婵把木笺一扔,又把闺床两侧的封条扯掉,用火烧毁。

拍拍衣袖,重新睡觉。

·

这件事,以及这一晚上出现的这个男人,她睡一觉之后,全抛之脑后了。

·

萧玉婵让杜娘子重新给她安门。

杜娘子不敢马虎大意,虽然心里头老不乐意了,可还是毕恭毕敬地去张罗。

但所花的钱,她都专门记了个帐。

等端王和侧妃回来,她要上报。

·

容衡白天从皇宫出来,在带着楼疾风的冰棺前往境城之前,带着小安和周太医,来了一趟端王府。

彼时萧玉婵正在小院里吃早餐。

看到容衡亲自带着周太医过来了,笑呵呵的,

“容侯爷,是过来陪本王妃用早饭的吗?”

这话,似曾相似。

小安额头抽了抽。

周太医额头也抽了抽。

他二人都一致认为,这个时机,来的太不凑巧了。

怎么又赶上端王妃吃食的时候!

容衡面无表情地扫了萧玉婵一眼。

当然不是在欣赏她。

而是在观察她。

见她果然一副无病无灾无伤的模样。

心底是惊奇的。

但面上不动声色。

容衡抬步,走到萧玉婵面前。

如意赶紧行了个大礼,搬了一把椅子过来。

容衡没坐,就站在那里。

萧玉婵见容衡不理她,也不再理他,兀自吃着自己的。

如意起先是跟萧玉婵一块吃来着,这会儿万不敢再坐下了,就候在一边。

看上去,倒不像萧玉婵的奴婢,而像是容衡的奴婢。

萧玉婵撇嘴,指了指如意刚刚坐的椅子,

“坐下。”

如意瞪着她。

萧玉婵说,

“我的地盘我作主,让你坐就坐,让你吃就吃。容侯爷再只手遮天,也管不到本王妃的院子里来。”

她轻轻冲如意笑一下,

“听话。”

两个字。

没什么威力。

如意却像是被人上了法条似的,立马坐了下去。

萧玉婵抬头,看了一眼容衡。

容衡从站在那里开始,视线就一直落在她身上。

萧玉婵笑问,

“容侯爷,本王妃很好看吗?看的你目不转睛的?”

容衡转开眼,声音冷沉,

“今天上朝后,去御书房面见了皇上,已经把你的功劳说给皇上听了。”

“然后呢?”

“皇上要如何赏你,本侯无法保证。”

萧玉婵说,

“你只要不从中作梗就行,至于皇上怎么赏我,我也不强求。”

容衡问,“伤如何了?”

萧玉婵勾唇,想着,终于说到正题上了。

萧玉婵往后,扫了一眼周太医。

声音不疾不徐。

“要不,让周太医给本王妃看看?”

“毕竟你都带了人来,本王妃说没伤,你肯定不信。”

容衡道,

“击杀了南尚国第一高手楼疾风,却没受一点伤,你觉得谁会相信?”

也是。

如果不是她特殊体质。

她这会儿哪可能这么潇洒的聊天吃饭。

指不定气息奄奄地躺在床上,走在奔赴阎王殿的路上了。

萧玉婵道,

“不好意思,容侯爷,本王妃这次受伤是伤在身上,不能让男太医给本王妃看,不然,你请个女太医来?”

皇宫里有没有女太医,萧玉婵不知道。

但萧玉婵今天得把容衡打发走。

搁个一天或两天,抑或搁个好几天,容衡再带女太医来,那个时候,她就有借口说养了几日,养好了。

不然,昨晚才大战一场,今天就活蹦乱跳。

确实很容易暴露自己的特殊。

容衡道,

“先让周太医给你把个脉,不然本侯不放心。”

呵,不放心她健康吧!

萧玉婵点点头,

“也行。”

她朝周太医望过去。

周太医一抖擞,立刻提了药箱过来。

·

萧玉婵没立马让周太医把脉,而是搁下筷子,站起身,拍了拍裙摆。

“本王妃刚吃的有点饱,走动走动。”

她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又回堂屋,消失了一会儿。

再出来,笑眯眯的坐在了刚刚的地方,伸出手。

如意腾挪了一个位置给周太医坐。

周太医坐下,拿了脉诊,给萧玉婵诊脉。

容衡站在那里,没什么表情地看着。

小安瞪着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

周太医号完,收起脉诊,冲萧玉婵说,

“脉搏有些虚弱,内里亏损,是虚脉,可能还是伤及了内里,需开药滋养。”

萧玉婵笑笑,

“有劳周太医了。”

“不劳烦,这些药只是调理内里,如果王妃还受了皮肉伤,还需开别的药搭配使用,这样身体才养的快些,也养的好些。”

萧玉婵点点头,

“听周太医的,你开药便是。”

又望向容衡,

“至于外伤,还需要容侯爷帮本王妃请个女太医来,不然,本王妃可不好意思脱衣服。”

周太医神色僵了僵,拎着医药箱,离她远远的。

端王妃真是出口无忌的很!

他们三个大男人在场,她居然就说……脱衣服!

看来传闻,也有几分真实性。

端王妃真不守妇道!

容衡似乎没听见萧玉婵后面那三个‘脱衣服’的字。

只很认真地点头,

“既然端王妃需要,本侯自然会想办法给你弄个女太医来,端王妃先歇着吧,本侯去给你请女太医。”

“有劳容侯爷了。”

萧玉婵笑笑,看上去真的极其配合。

容衡看她一眼,转身就走。

小安只得跟上。

周太医也拎着医用箱,赶紧跟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