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66章确实没伤

不认也没关系,她找赵雾呗。

如意拿着欠条,去了镇南侯府。

容衡自然已经回来了,吩咐小安去找女郎中,自己在准备出行境城的事情。

门口小厮来报,说端王府送东西,容衡还愣了一下。

容衡问,“送什么东西?”

小厮没敢答话,只把一件很小的匣子递给了容衡。

容衡皱起眉头看了看,十分狐疑地伸手。

拿到匣子的一瞬间,十分警觉地探了探有没有机关。

发现没机关,这匣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匣子后。

他完全接过来,打开。

里面躺着一张纸,隐约可见发红的手印。

他将纸拿出来,低头看着。

看完,薄唇拉成一条直线。

上面写,

“容侯爷,本王妃昨日去青河园参加秋日宴的那套衣服,你说很漂亮,本王妃也觉得很漂亮,这么漂亮的东西,因你和青阳郡主而毁了,你们是不是得赔偿我损失费呀!”

“那件衣服本王妃花了一千两白银订制的,有收据为证,容侯爷如果怕本王妃诓你,你可以派人来本王妃这里取收据。”

“但不管怎么说,衣服是因你和青阳郡主而毁,你如果不给本王妃损失费,那本王妃只能去找青阳郡主要了,本王妃会向青阳郡主说明,是容侯爷你先不给本王妃赔偿,本王妃才找她的。”

“本王妃想,身为男人,容侯爷你不会连这点钱都出不起,让一个女人来承担吧?如果容侯爷真的要女人为你出头的话,那你不赔偿本王妃的损失费就算了。本王妃总不能为难一个不算男人的男人。”

后面这句话,用很粗的笔写出来的。

加重指示。

显而易见,是故意埋汰容衡,也是故意让容衡瞧的清楚。

容衡将纸折起来,重新放回匣子里。

狭眸微掀,问小厮,“谁送的这东西?”

小厮答,“如意姑娘。”

“人走了?”

“还没,说是等侯爷回礼。”

回礼?

呵。

容衡冷笑,吩咐一声,“喊管家过来。”

小厮连忙去喊管家。

管家过来后。

容衡说,

“去帐房支一千两银票出来,本侯要用。”

管家自然不多问,利索地去取了。

取来给容衡。

容衡没接,只看着那银票,默了数秒钟,

“去门口问一问那个丫环,她家王妃的衣服在哪里订制的。”

管家微惊,但还是立马下去,跑往门口。

打开门,看到如意,虽然不解,还是上前,照原话问了。

如意也是没什么城府的,管家一问,她就答了。

管家得到蓬莱衣铺这个地址,立马回去回复容衡。

容衡道,

“拿着这一千两银票过去,给端王妃订制一模一样的一套衣服,那里有端王妃之前订衣服的记录,照原来的订就是,做好直接送过去,不必再汇报本侯。”

管家小心应答,拿着银票下去了。

下去后,百思不得其解。

自家爷的心思,院里伺候的谁不知道?

爷是盼着端王妃死的。

可为什么会忽然要给端王妃送衣服了?

不明白,也不敢问,照做就是。

·

没过几天。

萧玉婵就收到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

气的不行。

她要的是钱!

特么的谁让他又给她重新订一套衣服了?

那次花重金做衣服,是因为她是第一回出场,得隆重!

往后她再出场,就不必如此了。

谁还会白痴似的花那么多钱,做那么贵的衣服!

就算真做,也不会花自己的钱!

看着一千两白银就这样没了,萧玉婵真是肉疼。

可容衡送她衣服,她也挑不到错处。

她说衣服毁了,人家就还她一套衣服,她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不甘心地收下,把容衡骂了个狗血淋头。

·

容衡自是不知道萧玉嫌的‘呕血历程’。

衣服送到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皇城。

·

吩咐完管家,容衡将匣子收了起来。

小安那边找好女郎中,过来向容衡汇秉。

容衡嗯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小安不解,

“爷,不带女郎中去端王府了?”

容衡低笑,

“你觉得端王妃真有伤吗?”

小安摸着下巴,

“觉得今天端王妃的状态,不像有伤,你看她吃饭那个香喷喷的样,味口那么好,吃东西的时候也不见有什么痛苦的表情。”

“如果真有伤,吃饭不会那么快,味口也不可能那么好,最关键的是,端王妃的气色,真是红润,哪里像受伤的样!”

容衡说,

“那天晚上,她能杀死楼疾风,必然受伤了,而今天,她也确实没伤。”

小安被容衡给绕晕了,

“爷,那到底,端王妃伤没伤呢?”

“伤过,但好了。”

小安纳闷,

“这才一夜,就好了?端王妃那晚全身是血……”

“应该是楼疾风的血。楼疾风的尸体我检查过,多处被暴揍的痕迹,还有很多骨头都骨折了,是用重力击打的,那应该是端王妃的力量,她为什么会拥有这样强悍的力量,本侯现在也想不明白,但很显然,端王妃打死楼疾风的手段,就是重力。”

小安跟着容衡,出入沙场多年。

打小也算是行伍出身,自认见过的高手无数。

像某些力气特别大的男人,他也知道,通常人们称那些人为大力士。

那些人,有着常人没有的蛮力。

那样的蛮力,有时候真的可以凌驾在武力之上。

可端王妃,那样一个小身板,拥有大力士的力量?

小安十分怀疑。

容衡见小安怀疑,也没多解释什么。

不单小安怀疑,就连容衡自己,都怀疑萧玉婵那娇弱的身子,是如何爆发出那种恐怖的力量的。

他虽然没亲眼见识过那样的力量,但他跟楼疾风交过手,知道楼疾风的段位。

楼疾风能号称南尚国第一高手,可不是吹的。

死在他剑下的人,很多。

死在他双剑下的人,那就更多了。

一般他的双剑出,很少有人能生还。

可萧玉婵不但生还了,还击败了楼疾风。

想而可见,萧玉婵所拥有的力量,是何等的惊人。

小安砸了砸舌,有些怕怕的,

“爷,那咱们,还杀端王妃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