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69章也是心疼

如意顿了顿。

她也是有眼力见的,一下子瞧出来王妃语气里的冷意。

正要改腔。

萧玉婵出声了,

“如意,记住,你家小姐我现在是端王府的王妃,除了一个母亲外,不再有第二个亲人,当然了,端王应该也算亲人,不过很快就会不是了,以前的人,跟我不再有任何关系,萧家的人,以后称呼的时候,前面要带个萧字。”

“明白了,王妃。”

如意也是心疼。

宰相跟王妃断绝父女关系后,就真的没再管过王妃的死活。

王妃可能是……心寒了吧!

宰相府的人既不要王妃了,王妃也不要他们了。

如意说,“萧二小姐……”

“是萧小姐。”

萧玉婵再次更正,

“萧家已经没有大小姐了,而萧家目前就只有一位小姐,那就称她为萧小姐。”

“是,王妃。”

如意再改口,

“萧小姐的丫环,春儿,说想见王妃。”

萧玉婵淡淡挑眉,目光又放回了那两把剑身上,

“有说什么事吗?”

“没说,只说要见王妃。”

萧玉婵冷笑,把剑猛然一抽,发出短促的一声低鸣。

那低鸣声,似野兽,又似狂风。

接着萧玉婵又把剑猛然插回,风声和兽声,一下子息止。

她勾了勾唇,起身,回屋放剑。

留下一句。

“带进来吧!本王妃很好奇,她这个时候来找本王妃,是为何事。”

·

春儿不是第一回进端王府。

她家小姐跟端王侧妃关系好,侧妃刚嫁进来的时候,她家小姐也来过。

偶尔也会来找侧妃玩。

那个时候,她家小姐找侧妃玩是真的,看大小姐的笑话也是真的,落井下石也是真的。

从侧妃随着端王去避暑,也是一个多月没来了。

而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春儿再次进府。

却似乎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以前每回进府,这府里的下人们议论最多的就是端王妃。

私下里自然也是各种嘲讽,各种轻蔑,各种讥笑。

因为端王纵容这些人对端王妃的各种轻视,甚至是辱骂。

以至于下人们很是猖狂。

完全没把端王妃当正经主子看。

别说正经主子了,就是人,可能都没当看过。

对端王妃,是怎么轻蔑怎么敷衍怎么来。

可这回,春儿看着领路的婆子。

婆子闭着嘴巴什么都不言,别说埋汰或是讥笑端王妃了。

就是一个字,也不吭气。

隐约还能在她客气的脸上看到罕见的敬畏。

春儿纳闷了。

外界如今对端王妃的各种言论,春儿也是听过了。

原以为只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

现在看来,未必是呢!

春儿脖子紧了紧。

到了小院门口,婆子笑道,“春儿姑娘,你请进吧!”

然后一转身,一溜烟地跑了。

春儿心想,这小院里有洪水猛兽吗?

看把她吓的。

春儿挺了挺胸,走进小院。

如意就在门口。

以前王妃不受人待见,处处遭人欺凌,她也跟着受欺负。

别人进她们的院子,那都是直接闯。

就算是下人们,也是从来不打一声招呼,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也没人会刻意来通传一声,得到王妃的允许后再进来。

如意自然也没用武之地。

当然了,以前如果端王有什么事,都是如意跑出去听差。

或者自己跑到大门口,哈巴狗一样迎人的。

这还是头一回,她以端王妃侍婢的身份,站在自己的院子里,像一回主人,等着别人上前,向她施以敬意。

如意的腰板更直,胸挺的更高。

春儿以前就挺不喜欢如意。

应了那句话。

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奴才。

因为萧紫月不喜欢萧玉婵,春儿也跟着看如意不顺眼。

还在宰相府里的时候,萧玉婵是嫡出,萧紫月是庶出,每回春儿见了如意,都觉得自己更低人一等了。

以前如意是萧玉婵身边的丫环,萧玉婵身份高贵,如意自然也水涨船高,春儿自然也不敢轻易招惹。

后来萧玉婵嫁到端王府了,受尽欺凌奚落。

如意没了主子撑腰,春儿便也跟着自家小姐一起,在如意这里找尽了威风。

大概耍威风耍习惯了。

一时没收住。

见了如意,还是以前的态度。

“如意,你怎么没到门口迎我呀,让我在门口等那么长时间,我以为我一来就能看到你呢。”

同是丫环,可主子们的身份不同,丫环们所持的身份也不同。

丫环们中,也有尊卑高下的。

以前如意在春儿之上。

后来萧玉婵做尽丢人现眼之事,嫁到端王府,受备冷落,如意就成了丫环中最没地位的。

远在春儿之下。

如意以前,在萧紫月来端王府的时候,常常被萧紫月喊过去听差。

确实,都是她提前候着她们。

然后像狗一样被她们驱使。

春儿也时常驱使她。

想到那一年多‘暗无天日’的日子。

如意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她看着春儿。

其实心底还是有些忐忑和发抖,毕竟被奴役了太长时间。

一时奴性消不了。

但又不想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给王妃丢脸。

只得壮着胆子,不冷不热地道,

“春儿,你是萧小姐的丫环,我是端王妃的丫环,要说谁迎谁,也应该是你迎我。”

“以前你不懂规矩就算了,可现在,你要是再不懂规矩,自己遭罚是小事,因此连累上了你家萧小姐,只怕宰相府都容不得你了吧!”

春儿眼眸倏地瞪大,

“如意,你说什么呢!”

如意冷笑,

“我说的你听不明白?”

她往前一步,一字一句道,

“从今天起,你要守好你该守的规矩,不要逾越了,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见春儿还想说话,如意实在不想听她聒噪,摆手道,

“行了,我没空跟你吵架,你记住我说的话就行了。我家王妃贵人事忙,也没功夫听你唠叨,王妃刚休息醒,你有什么事要跟她说的,随我来吧!”

如意转身就走。

春儿拿手指着她,本想骂她一两句的。

可人家理都不理她。

留给她一个背影。

春儿气的跺脚。

在后面大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