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70章各不相让

“如意,你得意什么呀!也不看看你家王妃是什么德行,就算这几天有些正常了,可骨子里还是下贱的,这女人再厉害,不得夫君喜欢,早晚要磋磨死在这高门大宅里,你以为你又是什么东西,冲我横,我呸!”

春儿牛逼轰轰的。

撒了一腔子话,脸上神气了。

如意听不得这话。

以前她听多了这话,听到麻木。

可麻木的同时,她的心也是痛的。

为自己,为王妃。

可那个时候,王妃像中了邪,一心扑在端王身上,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漠不关心。

她拿王妃没办法,不就这样受着忍着痛着吗!

可现在,她有王妃撑腰了。

她怕谁呀她怕!

如意一撸袖子,反身过来,冲着还在神气的春儿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

“啪!”

打的春儿懵了好久。

反应过来后。

春儿捂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地瞪着如意。

“你,你敢打我?!”

如意甩了甩手,冷哼。

“打的就是你,敢侮辱王妃,打你还是轻的!”

春儿扑上去就撕她。

“你个贱人,你敢打我!你以为你是谁,跟着这样的王妃,早晚没好下场,你还敢对我动手,你个贱奴贱婢!”

两人撕打在一起。

彼此心中都有气。

如意是积压了一年多的气。

春儿是觉得自己脸面被如意踩了,非得要扳回来不可。

两人各不相让。

·

萧玉婵靠着门框而站,就那般冷冷地看着撕打在一起的两个人。

她没劝如意,也没喝斥春儿。

不喝斥春儿,是等着她打完,她再找她算帐。

不喊如意,是要让如意从今天起,养起这种野人般的性子。

以后她们的敌人会很多。

以后她的生意会做的越来越大。

如果她的婢女太绵软,那可不好。

她就要让如意变得凶神恶煞,谁都不敢轻易招惹。

·

两个丫环抓头,挠脸,拳打脚踢。

彼此都打的气喘吁吁,累倒在地,狼狈不堪,萧玉婵这才现身。

萧玉婵冲如意说,

“进屋去换衣服,再把脸和头发收拾收拾,至于受伤的地方,需要用药的,让杜娘子列个清单,再送到宰相府,找萧小姐要医药费。”

眼眸一转,看向春儿。

春儿头发散了,脸也被抓出好几道血痕,衣服也皱巴巴一片。

真是一个字。

惨!

不过,关她什么事?

萧玉婵不单不会同情,还会让她再惨上一层楼。

萧玉婵不紧不慢的开腔,

“春儿,知道在本王妃的地盘撒野,是什么后果吗?”

“辱骂王妃,殴打王妃的丫环,在王妃的院子里挑起事端,你事儿大了!”

·

萧玉婵并没有跟春儿多说,转身坐在了一把椅子里,等着如意。

如意换好衣服,打理好头发出来。

脸上还能看得见被抓过的痕迹。

可她没管。

出来冷冷地瞪了春儿一眼。

站在了萧玉婵身边。

“王妃。”

“去把杜娘子叫来。”

如意也不问叫杜娘子做什么,应了一声就出了小院。

不多久,杜娘子揣着狐疑进院。

一进来,就看到了还跪在地上的春儿。

而另一边,萧玉婵老神在在地坐在一把太师椅里,看书。

刚如意去请杜娘子的时候,杜娘子是瞧见了如意脸上的那些抓痕的。

搁以往,她肯定会讽刺嘲笑几句,外加奚落奚落。

可现在,她不敢了。

不敢了,也不会去关心什么,就当没瞧见。

现在看到春儿,大概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她低着头,上前向萧玉婵行了个礼。

“王妃,你宣奴来,是有什么事吩咐?”

春儿眼睁睁地看着杜娘子对着萧玉婵毕恭毕敬,眼珠子都要惊掉了。

以前萧紫月经常来,春儿自然也跟着经常来。

来久了,自然知道杜娘子是侧妃的人,一心一意为侧妃办事,听侧妃差遣。

向来,没把端王妃放在眼里的。

可现在,杜娘子居然,如此低声下气,如此恭敬!

春儿大感诧异,却又隐隐地有了一些忌惮。

从自家小姐没来端王府开始,她也没来了。

她也有一个多月没见着萧玉婵了。

就上回在青河园,见了一回。

小小地震惊了一番。

可私下里,因为自家小姐还是不拿萧玉婵当回事儿,春儿自然也没拿这个端王妃当一回事儿。

可刚刚进了端王府,那个领路婆子的态度。

再加上进来后,如意的态度。

到萧玉婵出来。

以前的萧玉婵不会出来应付这些事。

更加不会对她一个奴婢恶言相向,甚至是,威胁。

春儿五脏内腑都在翻腾。

然后她就见萧玉婵坐在那里。

将书扣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开口说道,

“叫你来也没什么吩咐,就是有一个丫环,不知天高地厚,跑到本王妃这里来撒野,你看到如意脸上的伤了吗?”

杜娘子朝如意脸上看一眼。

那么明显。

早就看见了。

杜娘子道,“看见了。”

其实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但绝口不问。

萧玉婵也不说,只道,

“劳烦你带如意去看看府医,开些药,顺便把开的那些药罗列出来,让府医给标个价,再把标有价格的药单子给这个丫环,让她拿回去给她的小姐。”

说到这。

萧玉婵这才看向春儿。

“春儿,药单给了你家小姐后,记得按照药单上面标注的钱赔给本王妃,你自己送来。如果本王妃没有拿到这笔钱,本王妃就进宫,向皇上讨要这个索赔的圣旨。”

春儿面色一下寒白。

她当然不敢让萧玉婵把这事捅到皇上面前去。

如果是刚刚之前,她可能还会嗤笑萧玉婵大言不惭,能见到皇上。

可现在,她不敢了。

萧玉婵是端王妃,想见皇上,有很多理由和很多方法。

以前的萧玉婵可能压根见不到皇上。

可现在的萧玉婵,春儿总觉得,她说见,那就一定见得着。

她说要向皇上讨要这个索赔的圣旨,那就一定能讨得!

春儿立马就像霜打的茄子,焉巴焉巴的。

哪里还有一丝一毫还嘴的底气。

春儿点了下头,神情是从未有过的挫败。

杜娘子就那般静静地看着春儿在萧玉婵的三言两语下变得胆颤心惊。

内心里叹了一口气。

低头扫一眼自己残缺的右手。

也不知道,这断指之仇,还能不能报回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