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74章见识见识

萧玉婵来黄花楼是纯粹吃饭的。

王清双每次去她那里,给她带的那些诱人的饭菜,就是出自黄花楼。

天天听王清双说黄花楼的菜如何如何绝,酒如何如何绝。

萧玉婵就想亲自来一趟。

亲眼见识见识。

打包的饭菜,不管包装的多好,就是没有刚出炉的香。

而且,在饭店吃,跟打包在家里吃,那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来的时候,萧玉婵是真忘记了那一天晚上,那个神秘出现过的男人。

也忘记了那个男人似乎是和黄花楼有关。

她带着如意,踏进了黄花楼的大门。

·

残雪随皇天歌一起,去了境城。

守在黄花楼的人,叫银戒。

萧玉婵和如意刚踏进黄花楼,银戒便知道了。

掌柜道,

“银左使,要不要给端王妃下点药什么的?她杀死了楼太子,尊主说他要亲自取她的性命,我等自不敢违逆。但不杀端王妃,却可以让她受点罪。”

银戒抱着剑坐在那里,眉梢一挑,

“你想给端王妃下什么药?”

掌柜笑道,

“既要留她命,自然不会下毒药,一般都是下点泻药什么的,可总觉得,这样太便宜端王妃了,不然,下魅魂?”

魅魂是一种春.药,但药效绝对比一般春.药烈上许多。

银戒看着掌柜。

掌柜被看的头皮发麻,

“银左使,你这么看我做什么?你不同意,我也不会做,最多下点泻药,让端王妃拉个十次百次,虚脱虚脱。”

银戒问,“下了魅魂之后呢?”

掌柜没听明白。

下了魅魂之后,当然就是端王妃出丑,做下与人苟合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至于与谁苟合。

那掌柜就不知道了。

不过,堂堂端王妃,做出这种事情。

那会被嗤笑一辈子的。

如同她之前。

不过,银左使这么问……

掌柜似乎明白了什么,忙道,

“银左使是想让小的安排一个男人,等端王妃体内的药效发作了,然后……”

银戒冷笑一声。

冰冷如同水银一般的眼眸往窗户外面扫了一眼。

“知道外面每天都有多少士兵在暗中搜查吗?”

“这个小的还是知道的。”

身为皇尊的人,自然对各个消息都很灵通。

即便曹惊云布兵暗中搜查,旁人不晓得,他们也是晓得的。

那些人在秘密搜寻楼太子的同党。

其实楼太子哪里还有同党了。

国破之日,山河皆崩。

容衡的残忍,就在于他屠尽了南尚国的所有皇室,没留一人。

妇孺老少皆杀,不留后患。

至于百姓们,谁给他们安居乐业,他们便奉谁为王。

有不安份的,早就抓起来砍了。

砍了这么多年,也砍了个干干净净。

楼疾风来皇城杀容衡,请的还是江湖上的杀手。

他自己是没人了的。

至于他们,说是同党也算,说不是同党,也不是。

自家尊主与楼太子之间,那是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不过,尊主不管南尚国死活,不管楼疾风死活。

但楼疾风死了,尊主是必然要为他报仇的。

掌柜还是不解,问道,

“外面搜查楼太子同党的秘密士兵,跟我要给端王妃下魅魂,有什么关系?”

“自然有关系。”

银戒冷冷的道,

“你以为现在大街小巷都在传端王妃杀了楼疾风是怎么来的?容衡掌管着皇城兵马,控制着皇城安危,依照他的风格,像暗杀这样的事情,他是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最多是他秘密给处置了,不让百姓们惊恐害怕。”

“那天晚上,周围埋伏了上万士兵,把整条街都围的水泄不通,大概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自然也没一只苍蝇能飞出来。再加上容衡治军严谨,那天晚上的事情,不可能是通过士兵们的嘴说出来的,那么,你觉得,密不透风的墙,是怎么透出风来的?”

“容衡故意放出这样的消息,为的就是引所谓的楼太子的同党们去杀端王妃,然后他坐收渔翁之利,一来坐享其成,他自己什么都不做,就能看着端王妃死,二来还能轻易地钓出隐藏在暗处的楼太子的同党。”

“我们其实跟楼太子不是一伙人,可端王妃如果在这个时候,在黄花楼出了事,你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掌柜并不是笨人。

银戒这么一说,他便明白了。

如果端王妃这个时候在黄花楼出事。

那么,不管黄花楼和楼疾风有没有关系,都会被一锅端了。

掌柜有些心惊,默默地不说话了。

自然也不再打萧玉婵的主意。

什么泻药呀,魅魂呀,全不敢往菜里或是酒里下了。

·

萧玉婵在黄花楼里享受了一顿至尊美宴。

开酒的时候,看到那两张封条。

眉心骨狠狠一跳。

她这个时候才想起来。

在某天夜晚。

有某个男人。

骚包地出现在了她的小院。

向她传达——

他要索她命。

地址,黄花楼!

萧玉婵一时手抖,封条又撕烂了。

看着那被撕烂的封条。

萧玉婵似乎看见了弥漫在黄花之中,那个男人邪狂的眉眼。

真是……倒人胃口。

为什么原身就这般灾!

有这么多人想杀她!

萧玉婵真是无语的很,将酒坛一推,不喝了。

如意嘟哝,

“你不喝就不要撕封条呀,不撕封条还能退,可你撕了封条,退都不能退了,只能付钱,这一坛酒很贵的好不好!”

萧玉婵没好气,

“花的是本王妃的钱,又不是你的钱,你在那里心疼个屁!”

如意抿嘴,“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我现在是大管家了。”

萧玉婵,“……”

这姑娘跟了她没几天。

能耐没涨多少,这嘴皮子倒是利害了不少!

萧玉婵又将酒坛提回来,

“为了不浪费,咱俩一起喝!”

·

酒酣肉饱,萧玉婵捏了一根细小牙签,坐在那里踢牙。

琢磨着从哪里再买个奴婢来。

端王府里的奴婢,她是不会要的。

就算是刚进府的,还没认侧妃当主子的,她也不要。

她要在外面买,还得有点儿功夫。

而且,也得见过一定的世面。

以后跟着她,少不得要面临各种‘死亡’场面,经受不住可不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