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2章神秘力量

萧玉婵张了张嘴,有些失声地问,

“为什么?”

如意摇头,

“奴婢也不知道,反正皇上是颁过那么一个圣旨的,不然……你以为端王那么不待见你,如何会一直忍受着你,不和你和离呢!”

萧玉婵真没往这方面想过。

穿过来就在应付各种‘死亡’局面。

哪有时间想这个!

她之所以没提和离,是因为端王一直没回来。

可听如意这么一说。

萧玉婵觉得,等什么端王啊!

她该做的,是见皇上一面!

萧玉婵琢磨着,上一回她杀了楼疾风,有着大功劳。

皇上不宣她,不赏她。

她却可以进宫找皇上。

但也不能直接找。

得从后宫那些女人们身上着手。

可从哪个女人着手呢?

萧玉婵眼眸转了转,有些头疼。

后宫里的那些女人们,她一个都不熟悉。

以前她还能仗着是宰相府嫡女,有门路进宫,也能见个皇后贵妃什么的。

可因为她和端王的事情,那些后宫的女人们,没一个看她顺眼的。

倒是,可以利用端王妃这个身份,去见端王的生母,德贵妃。

但端王这么不待见自己。

想想也知道,她就是去见德贵妃,德贵妃也不会见她。

而一个贵妃不见她,会有很多正当的理由。

她反驳都反驳不了。

萧玉婵叹气。

为什么她穿越,就不能好好地吃香喝辣呢!

萧玉婵又躺回贵妃榻上。

“这种头疼的事情,稍后再说,我先睡觉,明天还得应萧紫月的约。”

她蒙头就睡,真的是什么都不再想。

想了也白想。

·

银戒在盯着萧玉婵,一路盯着她回了端王府后,他也回了黄花楼。

然后写信,给他的尊主。

·

容衡带着楼疾风的冰棺去境城。

一路上都很平静。

容衡明面上带了一些兵,暗地里也部署了很多兵。

等着楼疾风的同党,来抢楼疾风的尸身。

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可等了一路,连个屁影都没有。

小安说,

“爷,可能楼疾风的同党都在皇城,皇城有曹惊云,谅他们也插翅难飞。”

容衡轻微抿了抿唇,眼睛抬起,往境城的方向看去。

或许,楼疾风的同党,早就在境城侯着他们了呢!

容衡道,“总之,注意戒备。”

“是!”

·

皇天歌确实早就到达了境城。

容衡要护送冰棺,行程自然慢。

而皇天歌什么都不护送,只一人一骑,跑的当然快。

他抵达境城的当天。

就收到了银戒的信。

信里写的,是端王妃的当天日常。

看完信,皇天歌那双邪魅的眸子半眯了起来,然后食指一抬,一簇蓝色火焰从他食指的指头顶端冒了出来。

蓝火将纸烧的星灰不剩。

皇天歌收起手,问残雪,

“什么样的力量,可以比风还快,比剑还利,装在身体里面,瞧不出,看不见,却能运用自如?”

残雪还没应话。

他又道,

“这力量像是天生的,可又不是天生的,奇怪,萧玉婵怎么会拥有这等神秘的力量?”

残雪又还没应话。

他又继续说道,

“本尊忽然对端王妃很有兴趣了。”

残雪眸子微骇。

看着皇天歌,这下子,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尊主说,对端王妃很有兴趣。

怕这兴趣……端王妃,受不……起。

·

容衡没再‘惦记’萧玉婵,也没派人盯着萧玉婵,更加没让人每天向他汇报萧玉婵的日常。

可意外的,萧玉婵被皇天歌‘惦记’上了。

萧玉婵不知道这些。

她睡一觉起来后,天都黑了。

摸了摸肚子,有些饿。

室内没点油灯,可能因为如意不想影响她睡眠。

故而,屋内也很黑。

“如意,过来点灯。”

话刚落。

屋内的蜡烛,全亮了。

萧玉婵扭头去看,看见落虹站在她身后。

抱着剑的一只右手的食指上,有淡淡的红火,她张嘴一吹,吹灭了。

萧玉婵看的惊奇。

盯着她的手。

“你这是手吗?”

“当然是手。”

“可为什么还能生火?”

落虹道,“基本技能。”

萧玉婵坐起来,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遍。

“落虹,你老实说,你是什么人?”

“你的仆人。”

萧玉婵噎了噎。

“我是说,你在认识我之前,是什么人?”

落虹盯着她。

好半天之后,说了句,

“你高攀不起的人。”

萧玉婵,“……”

到底谁是主子。

谁是奴婢?

萧玉婵翻白眼,不理落虹了。

想也知道,落虹不是寻常人。

手指头能点火,火星球来的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