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5章算帐破财

王大娘子一听,整个眸子一睁,

“王妃!”

“怎么?不乐意?你既是管事,不管什么理由,饿着本王妃的肚子了,就是你的过错。”

“本王妃晚上并没有出门,不管有没有派人去向厨房通知,派的人是谁,你身为厨房管事,都应该主动过来问一问本王妃何时用饭,用不用饭。”

“就算本王妃派去的人没有端王府里的奴籍,不算端王府里的奴婢,可她既传了话,就说明本王妃是要吃晚饭的,你们若怕她乱传口信,可以派个人过来跟本王妃核实。”

“可你没有核实,就自作主张地断了本王妃的晚饭。”

“你倒是挺会拿主意。”

“还是你觉得,让你当一个厨房管事委屈了你,你想当这个府上的主子,嗯?”

王大娘子吓的一个激灵,扑通就跪了下去。

“王妃,奴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主子们不敬啊!更不敢肖想自己当主子,王妃,您可别冤枉奴!”

萧玉婵老神在在地看着她跪在那里。

都要哭了。

再扫一眼满院的下人们。

包括杜娘子在内。

似乎脸色都看上去白了一片。

很好。

还知道害怕。

知道害怕还敢这么待她!

萧玉婵眼神一挑,

“本王妃冤枉你?”

“那你说说看,今晚你做的事情对不对?是不是你私自拿定了本王妃的主意,没给本王妃送饭?”

“你都当起本王妃的主了,还不算主子吗?”

王大娘子吓的浑身都在抖。

端王府自不比寻常府邸。

这里的下人们确实比一般底邸的下们人尊贵些,月银也拿的多些。

可同时,该讲究的规矩,也比一般底邸多的多。

以下犯上这种事情,断不能有。

以前有,是因为端王的纵容。

不管她们如何苛待萧玉婵,端王都当作不知道。

而那个时候,萧玉婵自己也是不追究的。

以至于让她们从来没把萧玉婵当个主子看。

可如今,萧玉婵自己拿起了主子的架势,她们就不能再跟以前一样了。

不然,依照府规,她们是真的要被处决的。

是的,王府的规矩,下人们以下犯上,不守规矩的,不是逐出府,也不是别的什么惩罚,而是直接处死。

·

王大娘子诚惶诚恐道,

“王妃,今晚是奴不对,奴应该派人过来跟王妃核实的,知道王妃要用晚饭,也应该第一时间让厨房那边准备,千不该万不该让王妃饿着肚子。”

萧玉婵勾了勾唇,笑了下,

“知道错就好,下次别再犯,不然,本王妃能网开你一次,可绝不会网开你第二次,记住了!”

“是是是,奴记住了。”

“本王妃今晚的饭钱,从你月银里扣,你有意见吗?”

“没有!这是奴该领的惩罚。”

“嗯,”

萧玉婵眼睛一转,落在刚刚落虹指的那个婆子身上,

“这个婆子姓什么?”

王大娘子立刻回话,“姓牛。”

萧玉婵点点头,

“牛婆子留下,其他人都下去吧,该干什么干什么,本王妃是个讲道理的人,只要你们本分做事,本王妃自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说着,扫了一眼杜娘子。

杜娘子垂下头,不敢与萧玉婵对视。

萧玉婵笑笑,站起身,伸了一下懒腰,

“如意,落虹,进来。”

如意和落虹对视一眼,跟着萧玉婵进了门。

堂屋门合上。

外面的一群婆子也陆陆续续散去。

没人敢再留在萧玉婵的院子里。

王大娘子倒很想跟牛婆子说几句让她定心的话。

可想到自己此刻都有些余魂未定。

能说什么定心的话。

也就作罢。

直接走了。

牛婆子怎么样……她也顾不上了。

·

出了萧玉婵的小院。

不相干的人连走带跑地离开了。

王大娘子转头,看了一眼那个破败的小院的门。

杜娘子神情并不好看,站在王大娘子一侧。

也往后,盯了一眼那个破败的小院。

此刻。

这两个管事的婆子内心里的想法是出奇的一致。

以前她们真瞧不上这个破院子。

瞧不上这破院子里住的人。

如今。

这院子依旧破。

却似乎罩上了一层不可侵犯的光。

这小院里的人还是那个人。

却变得……再也不容小觑。

·

杜娘子和王大娘子同时收回视线。

二人对望一眼。

似乎都看到了彼此眸底那一丝丝消散未去的敬畏和胆怯。

·

牛婆子一个人站在破败的小院里。

小院如今打扫的极干净了,可干净归干净,破还是破。

她不明白,王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不打不骂。

这是要做什么?

王妃不发话,她自然也不敢走。

只得一个人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

可神情是从未有过的紧绷。

心弦是从未有过的忐忑。

好像一把刀悬在那里。

明知道刀是要落下来的,却又不知道何时会落下来。

那种滋味,真是不好受。

刚刚小院里的一切,她可是看清楚了。

王大娘子在王妃这里跌了一个跟头。

没讨得任何好处不说。

还被王妃吃去了月银的钱。

王大娘子一个月的月银多少,牛婆子是不知道的。

可牛婆子能想像得到,王妃要吃的晚饭,绝不是一个月的月银,肯定要花掉王大娘子好几个月的月银。

甚至,可能是一年的。

不得不说,王妃这一招真是狠。

打在皮肉上的疼,那也是疼。

可疼过也就疼过了。

只要不是死,不是残,那样的惩罚,其实没什么意义。

但罚钱就不一样了。

对她们这些当奴才的来讲,钱可是心头肉呀!

杀人戮心,算帐破财。

她两招都用上了。

且,都用成功了。

王大娘子此刻的心境是如何的,牛婆子也不知道。

可牛婆子知道自己此刻的心境。

心若悬石,头顶把刀。

·

萧玉婵没刻意交待晚饭要吃什么,吃多少钱,从哪个酒楼里买。

可杜娘子还是按照最好的标准,从黄花楼里,给萧玉婵摆了一桌。

这一桌,生生花掉三百两银子。

自然,这一笔银子,是从王大娘子的月银里扣。

一直扣一直扣,扣到这笔钱结束为止。

别说王大娘子肉疼了。

就是杜娘子自己,也肉疼。

三百两银子呀!

那可是她们多少月的月银!

王妃真是狠!

上一次,断她手指头。

这一次,断王大娘子的生命钱!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