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6章高明招数

杜娘子忍着肉疼的心思,忍着内心里说不出的那么一丢丢敬怕。

将从黄花楼买来的晚饭,摆在了萧玉婵的院子里。

杜娘子命人过来摆晚饭的时候,看到了牛婆子。

但也只是看见了,不去说话。

牛婆子极想让杜娘子跟她说几句话。

那样她就不紧张,不忐忑了。

好歹,能让她松一口气。

她一直提着气呢。

可杜娘子不理她,她也不敢乱动。

其实王妃也没说不能她动。

可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是不敢动。

牛婆子眼睁睁地看着杜娘子命人将晚饭都摆好。

然后又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一直紧闭的堂屋门打开。

王妃走了出来。

如意和落虹也走了出来。

三个人都当她不存在。

直接走到院子里的那个桌子前。

把她给忽视了个彻底。

牛婆子也不敢怒,只是站在那里,心里越发的七上八下。

·

杜娘子见萧玉婵出来了,连忙笑着上前,

“王妃,晚饭已经摆好了。”

萧玉婵扫了一眼。

然后就认出,这一桌子菜,全是从黄花楼买来的。

她去黄花楼吃过一桌。

王清双先前来她这里几次,带的也全是黄花楼里的菜。

所以一眼就能认出。

估摸着这一桌,也得三百两银子。

虽没有酒,但菜足够。

萧玉婵很满意。

至少,这份足够,代表了杜娘子和王大娘子那份对她敬畏之心,足足的。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萧玉婵嗯一声,

“有劳杜管事了。”

她只字不提花了多少钱。

杜娘子自然也不敢提。

笑了笑,又问了萧玉婵,还有没有别的吩咐,萧玉婵说没有了之后。

杜娘子带着来摆菜的人,离开了小院。

离开前,也没管牛婆子。

·

萧玉婵招呼如意和落虹,坐下吃饭。

如意和落虹瞥了一眼牛婆子。

萧玉婵说,

“这里除了我们主仆三人,还有什么别人吗?你们在看什么?”

落虹收回视线,将剑往旁边一放,坐了下去。

如意额头抽了抽,也跟着坐下。

牛婆子,“……”

在王妃眼里,我难道已经不算人了吗?

萧玉婵主仆三人坐在那里吃饭。

牛婆子咽了咽唾沫。

她晚上是吃了饭的。

可她作为下奴,吃的饭,能跟王妃的比吗?

尤其。

王妃这一桌子菜,看上去,真是可口极了。

香气都能飘满整个王府。

牛婆子开始咽唾沫的声音小。

后来就有些大。

萧玉婵挑眉,“牛婆子。”

牛婆子立马精神一振,走了过来,毕恭毕敬,

“王妃,奴在。”

萧玉婵问,“你很饿吗?”

牛婆子摇头,“没有,奴晚上是吃了饭的。”

萧玉婵笑道,“那就好。”

她又不管牛婆子了。

牛婆子站在那里,又一次不敢动。

刚刚离的远,饭菜香其实不是那么冲。

可这会儿离近了,只觉得饭菜绕鼻,忍都忍不住。

牛婆子觉得吧,王妃就是故意的。

她先是惩治了王大娘子,吃掉王大娘子好几个月甚至是一年的月银。

然后让她对着这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只能看,只能闻,却不能尝,就故意让她馋,让她饥肠辘辘。

她晚上没理会落虹,让王妃饿了一回肚子。

王妃就也让她尝一尝,这种被迫‘饿’肚子的滋味。

如果王妃打她,罚她,或是做些别的什么的。

她还好受一点。

可王妃偏偏不。

就用这种以牙还牙的方式对待她。

当然了,今天王大娘子的话也没说错,落虹不属于端王府的奴婢,她没传落虹的话,也说得过去。

如果王妃体罚了她,或许还会落人口实。

所以,王妃不体罚她,既让人无话可说,亦让她……从精神到口腹,都备受煎熬。

这才是杀人不见血的高明招数。

·

牛婆子心弦颤了颤,浑身的皮都跟着紧了紧。

她以前有多瞧不起萧玉婵,如今就有多忌惮萧玉婵。

·

萧玉婵是没心思理会一边的牛婆子的。

她对牛婆子的打压,确实如牛婆子所猜。

她不会打她,亦不会骂她。

显得她没素质。

她就用这种无声的手段,让牛婆子从里外到,从身到心,对她感到害怕。

以后,再也不敢对她不敬。

·

如意跟在萧玉婵身边久了,从那天摔落悬崖醒来,到如今。

如意算是看的清楚明白。

王妃往后在这个端王府,是不可能再受任何气的了。

虽然如今端王和侧妃还没回来。

可如意相信,就算是王爷和侧妃回来了,王妃亦不会再像以前那样。

被他们欺压凌辱。

如意也习惯了这样呆在萧玉婵身边,听她指挥,信她,无条件的服从她。

故而,如意也当没瞧见牛婆子,就坐在那里,吃自己的。

刚刚还有顾虑,想着有牛婆子在场,她和王妃坐在一起吃饭,会有不好。

现在么,也不用怕什么了。

以后,她也不会再怕什么。

·

落虹倒没有如意的那些心思。

但她是不惧什么的。

因为是刚刚跟在萧玉婵身边,还不熟悉萧玉婵的习性。

故而刚刚,也是有所顾虑。

以后么,自也不会顾忌什么。

·

两个丫环陪着萧玉婵用了晚饭。

虽然这一桌子菜很贵。

但其实,并没有多少菜。

差不多十个盘吧。

三个姑娘都是大胃王,吃了个干干净净。

吃完,萧玉婵坐在那里,用绢帕擦了擦嘴,又喝了一口漱口茶。

这才慢腾腾的起身。

瞥了牛婆子一眼。

“牛婆子。”

“奴在!”

牛婆子又是精神一振,立刻又上前一步。

萧玉婵笑问,

“本王妃这小院如何?”

牛婆子被问的一愣。

她不明白,王妃这问话,何意。

自然也不敢随便回答。

但当奴才的么。

不能说主子们的不好不是。

主子问什么,答好,答是,就对了。

牛婆子回道,

“王妃这小院,自是极好的。”

“是么?”

“是的,奴不敢诓骗王妃。”

“那你愿意留在这小院么?”

牛婆子这回是震惊了。

她看着萧玉婵,

“王妃,您这话,是何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