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9章在商言商

萧玉婵笑道,

“三娘是做生意好手,自然算得清楚这笔帐。”

“那咱们要走什么流程吗?”

在现代,谈成一笔买卖,都要签和同什么的。

以示这笔生意的存在。

也让彼此双方,有个约束。

至于古代,至于凤三娘,她就不知道,要如何操作了。

凤三娘听着这话,眉梢挑了一下。

她笑道,

“原来九公子也是行家,还知道走流程。”

“确实有流程,毕竟是生意人,东来西往,光凭一张嘴,是不行的,得有依据,这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让商友们放心。”

凤三娘说,

“但我没把那些东西带在身上,今天中午,只是宴请九公子吃饭。”

“等饭后,我带九公子去店里,把流程走完,咱们以后,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商友了。”

萧玉婵喜欢那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算不算是给自己意外又拉了一个盟友?

以后她的战壕里,又多了一个凤三娘。

萧玉婵笑道,

“三娘做事周到,我没什么话可说,那今日就先吃饭。”

凤三娘喊小二上菜。

吃过午饭。

凤三娘带着萧玉婵去了蓬莱衣铺,签了一张纸质的契约。

别的都不打紧,罗列的一些条目上,都是虚头巴脑的东西,用以撑纸面用的。

最关键的就是三成分利,以及萧玉婵出的图纸,只能供蓬莱衣铺使用云云。

其实条件还是有些苛刻的。

仿佛萧玉婵是卖给了蓬莱衣铺似的,只为蓬莱衣铺画图纸。

如果她的图纸出现在了别的地方,或是别的衣铺,那她得赔偿蓬莱衣铺六成的赔偿金。

就是翻倍赔偿。

果然在商言商,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萧玉婵看着,笑了笑,

“三娘,我想问一下,如果我画别的图纸呢?比如说,玉器类,瓷器类,琴棋书画类,也属于违背条例?”

凤三娘笑道,

“是的,签了这个后,九公子笔下的所有图,不管是哪方面的图,只能归蓬莱衣铺所有。当然了,九公子也放心,不管是什么图,只要营利,九公子就能抽取三成分利,三娘绝不会让九公子手上的图,浪费掉。”

萧玉婵支着下巴,

“你这蓬莱衣铺,不单只做衣服?别的图也用得上?”

凤三娘笑道,

“九公子是小看了三娘不是?三娘虽然只做衣铺,可三娘经商这么些年,也认识了不少人,各行各业都有,九公子能画出新颖的衣服图样,自然也能画出别的行业的新颖图样,这点儿三娘还是相信九公子的,九公子如若不信任三娘,不签这条约也罢,咱们先做朋友,等九公子认可了三娘,咱们再继续签。”

萧玉婵看着凤三娘。

唇角似笑非笑。

这个凤三娘,也真是个有趣的人。

明明是她,迫不及待地想签下她手中的图。

却又表现的好像很豁达。

倒是极尊重她。

不会逼迫她。

也不会让她感到不舒服。

就是未免……太……胸有成竹了。

似乎笃定,她会认可她,跟她签下这带了些霸王条款的……永久合约。

是的。

上面写的意思,就是永久的意思。

只要她萧玉婵活着一日,手上出的图,不管是哪一种图,只要是出自她萧玉婵之手,就一定得归蓬莱衣铺所有。

当然了,人家也不亏待她。

不管她出什么图,她都会从中得到三成的分利。

其实也不少了。

她什么都不用做,就动动手指头,画画图,就能拿三成的钱。

一点儿都不吃亏。

萧玉婵笑道,

“三娘哪里的话,看三娘行事做事,就知道是靠得住的,这契约我签就是,横竖赚便宜的是我。”

萧玉婵拿来毛笔,哈了一口气,签上自己的名字。

再盖上手印。

凤三娘也签了名字,盖了手印,也压上了蓬莱衣铺的大章。

然后契约纸一式两份,各自保存。

萧玉婵将契约纸递给如意,向凤三娘道,

“这是我的丫环,叫如意。往后负责跟你们对接这笔三分利进帐的事情,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找她,在外头行事,自然还是男装方便,往后她以男装示人的话,你们可以叫她如公子。”

凤三娘看了一眼如意,笑道,

“明白了。”

萧玉婵道,

“既然来了,就在你这里再挑几件男装吧。”

凤三娘亲自领着她去了。

萧玉婵自己选了两套男装,给如意选了两套,又给落虹选了两套。

一共六套。

萧玉婵要付钱。

凤三娘道,

“初次合作,这衣服算三娘送给九公子和如公子以及落公子的,这点钱,三娘还请的起,九公子别推辞。”

萧玉婵将衣服递给如意,笑道,

“改天我让落虹送几张图过来给你,也算是答谢你对我的见面礼。”

她指了指那些衣服。

凤三娘立刻高兴道,

“那就多谢九公子了。”

萧玉婵不再多说什么,带着如意和落虹离开。

·

三人回到端王府。

牛婆子去外面采买卵石还没回来。

如意问萧玉婵,这契约纸放哪里。

如意觉得,放哪里都不安全。

这破院子,一点儿东西都藏不住的。

萧玉婵看着那契约纸。

其实也不是很重要的东西。

但放在这个小院里,确实叫人不放心。

这年头又没手机,能拍照留存什么的。

也没网盘,可以网存。

更加没保险柜。

只能找地方存放。

萧玉婵道,

“先弄个带锁的匣子,放进去吧,以后等有了自己的宅子,就安心多了。”

说到这。

忽然就想到了白义锦。

她跟白义锦结识,就是因为一把锁的缘故。

那个时候,其实萧玉婵有些想不明白。

为了一把锁,白义锦至于么。

花那么多钱,请那么多人,就为了让那个传说中很牛逼的锁匠给他打一把锁。

现在想来。

至于。

由此也可以推测。

白义锦打造的那把锁,绝非是他自己用。

白义锦又不像她,住在别人的家里,防备着别人家的人。

他有钱,肯定住在自己的府邸,必然也花重金,请了很多高手,做他的护院。

那么,他没必要再打造一把绝世的名锁。

而他打造了,那就一定不是自己用。

至于他给谁用,用在哪里。

萧玉婵猜测不出来。

不过。

也不管她什么事儿。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