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0章何止百年

早上的时候,凤三娘差人将萧玉婵今日午后要穿的那套裙子送了来。

萧玉婵进屋去试。

如意忙着去找带锁的匣子,没空伺候她。

落虹跟进去伺候。

那是一套白绿相间的叠裙,是现在这个时代还没有的款式。

也亏得凤三娘的蓬莱衣铺厉害,做的出来。

这不是普通的叠裙,白和绿之间,每隔一个田字的距离,就会翻变一回颜色。

然后中间会绣上一朵极小的红花。

如同万雪源上一点红,碧青苍天一擎彩。

总之,是非常漂亮,非常个性的。

裙摆一动,似流水飘花,飞瀑下海,有种惊天之势。

无外乎,凤三娘只瞧一眼萧玉婵的图纸,就觉得能大卖。

确实能大卖。

往后的数百年,萧玉婵所出的衣服图样,都还风靡不歇。

当然,那是后话。

萧玉婵的传说……何止百年之期。

·

萧玉婵换好衣服,让落虹给她梳头。

落虹直言道,“不会。”

萧玉婵瞅着她。

落虹摆摆手,“这种事情,真不会。”

刚刚换衣服,落虹也只是在后面搭了把手。

萧玉婵够不着的时候,是落虹帮忙的。

可萧玉婵看得着,够得着的地方,落虹就站在那里,不给她弄。

萧玉婵问,“你伺候过人吗?”

落虹点了点头。

想到自己的主子。

不知为何。

整个人都变了。

她捏紧了手中那个还在被残破的黑布包裹着的剑。

从把落虹带回来那天起,萧玉婵没看落虹的剑,落虹也没给她看。

萧玉婵不想打探落虹的私事。

她不想说,她也不想问。

那把剑,总觉得不会是普通剑。

落虹不给看,萧玉婵也不看。

萧玉婵觉得,落虹是一个很古怪的姑娘。

想必,她的身份或是身世,也十分古怪。

可一个不会伺候人的丫环。

也真是奇怪。

除非她不是丫环。

不然不可能不知道怎么伺候人。

但看她的样子,也最多是个丫环。

萧玉婵叹道,

“去叫如意吧,让如意过来给我梳个头。”

落虹哦一声,出去了。

如意已装好了那个契约纸,正抱着匣子进来。

听到萧玉婵的话,立马先把匣子搁桌子上,过来给萧玉婵梳头。

梳头的时候还埋怨落虹,

“你怎么连个头都不会梳,那往后我如果忙,你伺候在王妃身边了,王妃不梳头吗?”

落虹说,“你可以教我。”

如意道,

“以后每天早上,都由你给王妃梳头,我在旁边教你。”

“好。”

落虹倒是干脆,没什么抵触的情绪。

以前。

她确实没做过这种事。

毕竟,她的主子,不需要别人给她梳头。

而她主子的头,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碰的。

落虹垂了垂眼,抱着剑站在一侧。

如意又不满了,

“你低什么头呀!过来看着我怎么给王妃梳的,学着点。”

“哦。”

落虹又应一声,当真去认真看着了。

·

梳妆完毕。

萧玉婵对着铜镜检查了一下自己,对自己很满意。

便让如意去通知杜娘子,备马车。

然后就带着如意和落虹,去了千茵湖。

·

王大娘子过来找杜娘子唠嗑。

听说王妃出门了。

王大娘子问,“说上哪里了吗?”

杜娘子道,“说是去千茵湖,应萧小姐的约。”

“萧小姐?”

“嗯。”

王大娘子眨了眨眼,

“萧宰相家的那个萧小姐?”

杜娘子笑了一下,

“不然你以为,皇城里,还有哪个萧小姐?”

王大娘子道,

“咱们王妃,也姓萧。”

“所以呀,姐妹俩相约呢!”

王大娘子嗤一声。

姐妹?

呵。

别人不知道。

可这端王府里的人,哪一个不晓得。

王妃刚嫁进来那一年,这萧小姐,王妃名义上的妹妹,是怎么过来踩她的。

以前她们也是踩王妃的一份子。

自然跟萧紫月站在一条线上。

当然了。

那个时候,萧紫月和侧妃常常一起。

有侧妃在府上。

他们这些下人,自然乐意让侧妃高兴。

也时不时去埋汰几句萧玉婵。

如今么。

王大娘子笑了,

“这萧小姐,怕不是不没吃过王妃的亏吧?”

“应该是。”

“你觉得,今天王妃去赴约,倒霉的是谁呢?”

杜娘子抬了抬头,

“这个……只有天知道了。”

·

萧玉婵那边动身了后,萧紫月这边就知道了。

今天也是怕萧玉婵不赴约,所以萧紫月让人去暗中盯了一下。

知道萧玉婵已经出发往千茵湖去了。

萧紫月就带上探冬,也去了。

春儿的脸,还在伤着。

可如意的脸,已经完全好了。

如意有萧玉婵撑腰,如今萧玉婵又在端王府竖立起了威严。

没人敢再怠慢她。

府医自然也是给上好的药。

杜娘子那头也不敢有丝毫懈怠。

厨房那头更是。

故而,如意的药,每回都是煎好送来。

有口服的药,有敷的药。

且都是上好的药材。

伤自然好的快。

这次出来,已不需要再靠化妆来遮掩了。

·

千茵湖离城区有些远。

在千喜镇东头。

千喜镇距离皇城一百里之遥。

用现代距离来说,也就是50千米。

坐马车,大概一个小时左右。

萧玉婵在前,萧紫月在后。

自然萧玉婵先到达。

初步入秋,天高气爽,云高风清。

说真的,这个下午,真是出来游玩的好天气。

阳光淡淡的,风淡淡的。

因为出了皇城,面对着青山绿水,连空气,似乎都飘荡着一层淡淡的,说不出来的舒爽之意。

还没到千茵湖。

刚经过千喜镇。

萧玉婵就看见了一个意外的人影。

那人纵马行歌,一手握马疆,一手提酒壶,姿态恣意,洒脱中又带着风流。

眉眼之间,贵气一览无遗。

那张脸,有股桀骜不羁的野性。

细看之下,还有某些没有散去的乌青。

萧玉婵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他是谁了。

是那天,她揍过的,偷钱的小贼。

世界也真是太小了?

这都能遇上?

关键是。

这人今天的模样,跟那天的模样,也太天壤地别了吧!

萧玉婵原本就没打算在千喜镇逗留。

如今看到这个人,更加不会逗留了。

她倒不是怕他。

她是不想徒生事端。

可偏偏。

那小贼骑着马,提着酒,在大街上唱着听不懂的歌,一马当先过来,手抓在她这边的车窗上,喂一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