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1章就是直觉

马车进了镇子后,使驶速度就慢了下来,几乎亦步亦趋。

毕竟镇子里人比较多,也不敢赶快。

可能速度还没外面的行人快。

那小贼大概是喝醉了。

萧玉婵是在马车里面坐着的。

料他没看到她。

也没认出她。

拍窗户的举动,可能也是醉后下意识间的。

萧玉婵没管这个小贼。

吩咐车夫继续赶路。

可她声音一出,骑在马上的席展立刻半眯了一下眸子。

他其实没醉。

他在行行酒歌。

行酒歌是流行在大衍朝文人骚客们之中的一种即兴歌。

可纵马街行,亦可挥墨鞠行。

总之,大衍朝的人,对此等歌,算是极熟悉极熟悉了。

看见这样的人,也没什么好奇的。

故而,这街上人,对于席展的纵马行歌,也没表现出任何惊讶。

席展的马,慢悠悠的晃。

也没扰乱行人。

自也没人管他。

他原本是见了一辆马车,拍一下窗户,算是打个招呼。

不管认识或不认识。

纯粹打个招呼。

原本打完招呼。

就打算继续前行。

可谁知。

马车里的人出了声。

席展一下子听出来,这声音里的一丝熟悉。

那天萧玉婵揍他,是变了音腔的。

用的是比较粗糙的一种男音。

而今天,萧玉婵用的是自己原本的女子的声音。

差别很大。

几乎没相同之处。

可席展就是听出来了一丝熟悉。

席展眯着眼,歪着头。

一根玉带,从头顶斜了下来。

一路从耳际,穿过前胸,落在腰间。

轻飘飘被风一吹,轻轻晃荡。

他眉眼很精致。

那种精致,迥异于容衡深邃刀刻般的轮廓,国色天香般的容貌。

迥异于赵佑温和清朗、丰神俊毓般的矜贵。

很难形容他的这种精致。

像山中青竹,迎着日光,乍然倾泻而来的那一抹清华。

又像晚霞滞留人间的那一刹那,余艳芳芳。

更有九重深宫里萦绕在龙座周边的那一幽清贵。

总之,是个极耀眼的男人。

萧玉婵奇怪了。

那一天,当小贼,他可没这般出色呀!

不过,那一天,她也真没仔细瞧他。

萧玉婵坐在马车内。

帘子没开。

但她是透过隐约的帘缝,看清了这人的。

偶尔帘缝被风吹大了,看的就更清了。

·

席展原本是要走的。

这个时候,决计不会走了。

他又将马车的窗户一拍,

“喂,里面的姑娘,给小爷我露个脸。”

哪有人在街上,如此调戏一个姑娘的。

如意气的想骂人。

萧玉婵拦住她。

给落虹使了个眼色。

落虹一马当先,掀开帘子,下了马车。

席展幽幽转眸,看过去。

眼神……诡异地顿住。

落虹看到席展,深黑的眸子,也微微眯了起来。

落虹转身,一抬脚上了马车。

其实车夫还是在慢腾腾的赶路的。

但是,速度实在是慢。

故而,赶路跟没赶似的。

落虹上下马车,也不受任何阻碍。

席展骑在马上,与马车亦步亦趋,自然也没任何阻碍。

落虹上去后。

席展抿了抿嘴,将手中的那坛子酒往车夫的脚边一放。

车夫,“……”

席展道,

“送你家……丫环的。”

他打马而走,奔放地唱着行酒歌,渐行渐远。

·

萧玉婵看向落虹。

落虹沉默片刻,抬头。

萧玉婵问,“你与他认识?”

落虹嗯一声。

萧玉婵等了一小会儿,没等到落虹开口。

萧玉婵便知道,落虹并不愿意说她和那小贼是如何认识的。

萧玉婵也不问了。

她相信落虹不会害她,也不会背叛她。

所以落虹有什么小秘密,她也不深挖。

想说的时候,落虹自然会说。

别问她为什么这么笃定落虹不会害她,不会背叛她。

没原因。

就是直觉。

·

这一个小插曲并没影响什么。

萧玉婵也没把那小贼放在心上。

酒什么的,自然也没人喝。

就放在那里。

自生自灭。

萧玉婵轻轻掀了掀帘,看外面的街道。

虽然是个小镇,但似乎,人不少。

而且,观行人衣着,也多数都像是富贵之身。

萧玉婵挑眉,问如意,

“这里的人,很富裕吗?”

如意道,

“算是富的吧!千喜镇有个千茵湖,因此,皇城里的人,尤其是达官显贵们,最喜欢来这里游玩。”

“王妃您以前也来过的,不过你可能忘记了。”

“因为千茵湖的原因,千喜镇也变成了集镇。”

“集镇的意思就是,这里没有住户,你看大街小巷,马路两侧十分热闹,其实,都是商户。”

“他们不住这里,要么住在皇城,要么住在周边的城镇,白天过来开铺子,有些晚上也开。”

如意也往窗户口望。

指着一栋灯塔似的木楼,

“王妃看那里,那是千喜镇最有名的灯舍,有钱的人,或是有身份的人,来千喜镇游玩,晚上不想回的,都是住那里。”

“王妃您再看周边,是不是有很多有趣的商铺?”

萧玉婵把头再稍稍往外探了探,四处张望了几眼,确实看到很多有趣的铺子。

萧玉婵道,“我们也下去走走。”

如意哦一声,立马让车夫把马车停住。

然后掀起车帘,让萧玉婵下马车。

落虹跟上。

萧玉婵刚弯腰钻出去,又回头,问如意,

“要带面纱吗?”

如意问,“王妃想带吗?”

萧玉婵道,“不想带。”

如意其实有顾虑的。

毕竟王妃的名声,并不太好。

就这般堂而皇之的出现。

会不会惹来很多人的驻足观望。

或者,蜚短流长?

如意正想说,“还是带个面纱吧!”

结果。

萧玉婵直接一撩裙摆,自己跳下了马车。

如意,“……”

王妃就不能注意点儿形象吗!

如意简直心累。

落虹随在萧玉婵后面,也跳下马车。

如意还算斯文,规规矩矩地下马车。

再告诉车夫,让他先去千茵湖。

车夫赶着马车离开后。

三个姑娘在街边走着逛着。

·

程光觉得很无聊。

容衡去境城了。

太子忙生意去了。

赵雾不跟他一起吃酒。

赵弈和赵忠都不在。

他最讨厌的席展,唱行酒歌去了。

好像……整个贵族圈,就只剩下了他一人!

他坐在怡园的酒楼二楼,捏着酒杯,唉声叹气。

正叹着。

忽然眼睛一亮。

他看见了谁?

萧玉婵!

程光几乎是立刻的,冲着萧玉婵的方向,大喊一声,

“喂!”

喂完,酒杯一放。

站起身就往楼下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