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5章这算什么

又善良的让人称赞。

枣树下的这波小插曲,似乎就这样风轻云淡地过去。

事后赞扬萧玉婵的人,开始多起来。

萧玉婵对此,也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关于原身曾经的污名,本来她也要一步一步地洗清。

然后。

让那些曾经负过她的人,高攀不起!

让那些想杀她的人,望而生畏!

·

萧玉婵在一片赞扬声中,带着如意和落虹,去了千茵湖。

千茵湖极大。

看起来不像湖,倒像海。

一眼扫去,汪洋一片,完全没有尽头。

反正,从萧玉婵这个方位看过去。

看到眼睛不能看了,还是湖面。

进千茵湖的路,只有一条。

就是刚刚萧玉婵来的这一条。

故而,人来人往。

有人,还有马车。

总之。

人多的就像现代社会,逢年过节时的名胜景地。

千茵湖不同于青河园。

青河园是青阳郡主的私宅。

没青阳郡主的帖子,无人敢私自去。

可千茵湖就不同了。

千茵湖不分贫贱,不分富贵,也不分国度。

只要想来玩,就能来。

而且,时间也不限。

不管春夏秋冬,不管白天黑夜。

只要你乐意,你随时来。

是以,来的人中,不止是达官显贵。

还有很多贫民百姓。

这些贫民百姓,基本无一人认识萧玉婵。

毕竟萧玉婵曾经是宰相府嫡女。

如今是端王妃。

这身份,是那些贫民们无法触摸到的。

贫民里面,自然也夹杂了一些权贵们。

女眷们多数都在青河园见识过萧玉婵的‘手段’。

看到她。

在马车里面的,正在挑着帘子看风景的。

立刻放下帘子,缩在马车里面,不出现。

在外面行走的,也跟萧玉婵一样,看看风景的。

皆紧张的望向她。

不知道该不该上前见个礼什么的。

如果没这么多人,自然是要上前见礼的。

可这里这么多人,有许多人也不知道萧玉婵的身份。

看萧玉婵也没有要摆明自己身份的意思。

那些人自不敢随便上前见礼。

一个两个的,都朝萧玉婵望。

萧玉婵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朝那些往她张望的人看去。

一眼就读懂了她们的犹豫和踌躇。

她冲如意交待了一句什么。

如意连忙过去。

不一会儿,就没人再往她这里张望了。

那些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去了。

如意回来。

面上有些说不清的情绪。

萧玉婵瞥她一眼,

“有什么话,想说就说。”

如意笑道,

“奴婢是忽然觉得,如今跟着王妃出门,受到的尊敬越来越多了。”

萧玉婵张嘴想问,

“难道以前就没受过尊敬?”

这话溜到嘴边。

又被她咽下。

以前么。

大抵是真没有。

萧玉婵伸手,轻拍了一下如意的小脑袋,

“这算什么,以后有你更想像不到的。”

萧玉婵的目标,可不是这么一群人。

她的目标,是进击第一女富豪。

外加,变成让当权者们也敬畏以及害怕的人。

路很长,且走着吧!

·

千茵湖只有一面是浅滩,以及陆面。

其它三面,全是湖水。

湖水一直延伸,直抵地平线那里的高山。

好在。

虽然只有一面是浅滩。

却也极大。

目测有好几百千米的样子。

可以游玩,可以骑马,也可以驾马车来回奔走。

湖边有亭子,有船,有舫,还有极大的船,飘游在湖面上。

更有一些,像乌蓬小船,坐着两三人,荡泊在雾蒙蒙的湖面,在山丘之下。

看上去,真的像幽会。

萧玉婵正看的眼花缭乱。

“姐姐!你来了!”

一个姑娘的笑声,从侧边传来。

萧玉婵扭头看过去。

看到了萧紫月。

看到萧紫月的同时。

也看到了曹宁缺,以及曹函兮。

萧玉婵唇角轻轻勾了勾。

这三个人,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抱成一团的似的。

每回出现,都形影不离。

感情可真是好啊!

看来上次在青河园,离间这二人的计策,并没有成功。

或者说,曹宁缺和萧紫月的感情是真的好。

好的萧紫月给曹宁缺下毒药,曹宁缺也不追究。

当然了。

或许人家私底下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内情呢!

萧玉婵也没想过,一次就能将这二人弄成仇人。

总得一点一点的让他们恨上彼此。

感情好是好事。

感情好,才能让他们在撕破脸皮的时候,丑态毕露,大快人心。

萧玉婵笑道,

“妹妹,你也到了。”

萧紫月走过来。

曹宁缺也跟着走过来。

眼睛从萧玉婵脸上扫过。

又落在她的衣服上面。

眸底。

肉眼可见的惊艳。

是的,萧玉婵是漂亮的。

在曹宁缺的眼中,整个皇城,都没有一个人能漂亮过萧玉婵。

这也是他着魔一般,一直想要得到萧玉婵的原因。

曹函兮极不待见萧玉婵。

冲曹宁缺说了句,

“哥哥,我要去找我的朋友们玩了,就不跟你们一起了,回去的时候,你派人过来找我就好。”

然后也不等曹宁缺说什么。

不甘不愿地向萧玉婵做了个退礼,转头就走。

原本,也不想向萧玉婵行礼。

可青河园之后,多多少少,心里是怕了她的。

尤其,现在到处在传,萧玉婵杀死了楼疾风。

不管消息是真是假,曹函兮在面对萧玉婵的时候,还是收敛起了轻视和怠慢。

纵然内心深处,还是对她嗤之以鼻。

·

曹函兮的离开,没在萧玉婵心里留下任何痕迹。

应该说,曹函兮这个人。

压根就不在萧玉婵的眼里。

只要曹函兮别自己作死,萧玉婵都懒得搭理她。

萧紫月冲曹函兮的背影说了句,

“函兮,你好好玩,注意安全!”

“知道啦!”

曹函兮不耐烦的应一声,人走了个没影儿。

萧紫月上前拉萧玉婵的手,

“姐姐,我们好久没一起游湖了,今天趁着天气好,我们也去游湖吧!”

萧紫月指了一个船。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看上去也有点档次。

但跟另一边的花船比起来,就寒碜多了。

在千茵湖出游,是要花钱的。

游湖坐船,也要给钱的。

这么一艘船,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看来,萧紫月想对付她,真是不遗余力的很。

萧紫月很有钱吗?

这是个问题。

萧玉婵笑眯眯的,看着萧紫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