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6章见识见识

“妹妹,这船看上去不大,能游到湖的对面吗?”

“你也知道,姐姐确实好久没出来了,都忘记这湖是什么样子了,想坐船游到对面去看看,也赏赏风景。”

“就怕这船不给力,要不,咱们换个大船吧?”

萧玉婵看着那么一艘不大不小的船。

脸上没露出什么嫌弃的表情。

可话里话外,却是极嫌弃的。

萧紫月轻抿嘴角,看了曹宁缺一眼。

这不大不小的船,是萧紫月租的。

一般租船,都是给一天的钱。

就算你没有玩到一天,也得给一天的钱。

这是千茵湖一致的租船规矩。

这船,一天也得三百两银子的租金。

还不算划船人的人工费。

加上划船人的人工费,大约得五百两银子。

今天这钱,是萧紫月出的。

但别的费用,比如说,晚上住宿的客房费,是曹宁缺出。

平时萧紫月出来玩,也是坐这样的船。

再高档的船,她就坐不起了。

倒不是没坐过。

有权贵们过来玩,受了邀请,她也坐过最豪华的大船。

可她自己,是坐不起豪华大船的。

她还是闺中小姐,又没个收入。

平时花的都是府上的钱,也不能花太多,不然,会遭骂。

尤其。

她爹爹是宰相,她若是太挥霍无度,太奢侈。

会让人弹劾。

所以,大抵大衍朝当官的家中小姐们或是公子们,鲜少敢肆无忌惮地挥金如土的。

一来不敢。

二来府上也确实没那么多钱让子女们挥霍。

至于皇族之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萧紫月笑笑,

“姐姐,我租的船,也能游到湖对面去的。”

萧玉婵拧眉,

“妹妹,这船看着就不会太稳,姐姐坐久了,可能会晕船,到时候,如果我出了什么事,妹妹可脱不了干系。”

“为了稳妥,咱们还是换大船吧!”

萧玉婵望向曹宁缺,

“曹公子不去吧?”

曹宁缺还没应话。

萧紫月道,

“姐姐,宁缺哥哥也一起去,不然,就我们两个姑娘,游到湖中.心了,可能会害怕。”

“而且,人少也不热闹。”

萧玉婵心想,刀山火海我都没怕过。

会怕游湖到中.心?

看来,想在湖上对她做什么呢!

萧玉婵点点头,

“妹妹说的也对,多个人,还是个男人,确实踏实些。”

萧玉婵又瞥了曹宁缺一眼。

嘴角笑道,

“可我们两个姑娘,你还没出嫁,我又是个妇人,船上只有一个男人,让人看见了,实在不好,不然我们再邀请一些人,一起吧!”

“妹妹去换个大船,姐姐去找人。”

“姐姐觉得妹妹说的对,游湖嘛,人多才热闹。”

萧玉婵刚说着。

就看见程光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之内。

萧玉婵立马喊,“程公子。”

程光其实也看见萧玉婵了。

但因为他身边还有旁人。

萧玉婵身边也有旁人。

故而,他没敢凑前。

如今,可是萧玉婵主动喊他。

那他就不客气了!

程光立马走过去,笑吟吟道,

“端王妃,有什么事吗?”

萧玉婵眉梢微挑,看着他。

心想,挺自觉,知道喊她端王妃了。

不再一口一个萧玉婵。

不过也对。

程光毕竟是国舅府上的公子,又跟容衡称兄道弟。

在这么多人面前,还是很懂礼仪的。

萧玉婵笑问,

“程公子也是来游湖的吗?”

程光说,

“是呀!今日天气好,人多也热闹,不游湖谁来这里呀!”

“我以为程公子要骑马。”

程光嘿嘿一声。

原本,也确实要骑马来着。

可她不是喊他了吗?

而且,她张嘴就问游不游湖。

看来,她是想游湖的。

她既想游,他当然陪她!

程光道,

“端王妃是想游湖吗?”

萧玉婵点头,又指了指萧紫月,

“我妹妹邀请我一起游湖,我是觉得人少,不热闹,所以想多喊点人。”

“这个好办呀,有我程光在,你想要多少人都有。”

程光扭头,冲他同行的几个年轻公子哥们说,

“去喊人。家中有妹妹什么的,都喊来。妹妹朋友闺蜜什么的,也都喊来。咱们一起游湖。”

跟在程光一起的,共有四个年轻公子哥。

四个年轻公子哥正应声。

后头一个骑马的男子,拿着马鞭,冲着程光的方向,慢悠悠地嗤了一声。

程光看过去。

看到席展。

脸即刻一沉。

他像挥苍蝇似的,朝席展挥了一手,

“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乐子。”

席展高坐在马背上,日光从后头兜照而来。

那一刻,他的脸,被蒙上了一层光。

他吊儿郎当的,

“有你的乐子,怎么就没我的乐子了?”

“你把人都聚到这里来了,我还有什么人能玩?”

他一个帅气翻身,利落下了马。

慢悠悠地朝这边走来。

“不如一起啊?”

“谁这么脸大,让你程光亲自给招呼场子,我也来见识见识。”

席展走了过来。

刚刚人多。

他真没瞧见萧玉婵。

走过来后,自然就看见了。

看见了,那双狭长深邃的眸子,就一动不动地盯着了。

程光不爽,

“你看谁呢!”

萧玉婵是他的,不许这小子觊觎!

席展眯起眼缝。

他怎么瞧着,眼前这小娘子,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呢!

他冲萧玉婵喂一声,

“你是谁?哪家的?咱们以前见过?”

萧玉婵还没出声。

程光嗤笑,

“席展……”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

席展强调,“叫我叔!”

程光,“……”

他脸扭曲地僵了僵。

恶狠狠地瞪了席展一眼。

可席展没说错。

真按辈份叫的话,程光还真得问这臭小子喊一声叔!

纵然,席展还比程光小一岁!

可没办法呀,人家辈份大。

席展是长公主赵碧的孩子,而程光是大公主赵依的儿子。

大公主得问长公主喊一声姑呢!

席展虽小,却与大公主是一辈,你说,程光可不得问席展叫一声叔吗!

程光这辈子最恨的,就是生在席展的辈分下面。

萧玉婵还在场呢。

要他怎么叫得出口。

总觉得叫了,就在爱慕的姑娘面前,丢了脸。

程光不吭声。

席展也不揪着这声叔不放。

只视线落在萧玉婵的脸上。

忽然之间,灵光一闪。

他阴恻恻道,

“我说怎么看着面熟呢,原来是你!好你个臭小子,一会儿扮男,一会儿扮女,你到底是男是女,上次让你溜了,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