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00章真是这样

程光走出几步。

又回头。

走过来,将席展往无人的地方拉。

席展问,“做什么?”

程光不说话,只管拉着他,到一个无人的客厢。

关上门。

程光看着席展。

席展被他看的心惊肉跳,

“你这么看我做什么?难不成不让你娶萧玉婵,你就想娶我?这可不行,我不好男风,而且,我们是亲戚关系,你是程家唯一的男丁,得传宗接待,我是生不了孩子的!”

程光嫌恶的瞪他,

“想哪里去了?就是你好男风,我还不好呢!”

“我就是想问你,你刚刚在地面上说的萧玉婵扮男扮女,什么意思?你之前跟她见过?她怎么着你了?”

席展嘴巴一闭,像蚌壳般,再也撬不动了。

那么丢人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跟程光讲!

他谁都没讲好不好!

除了贴身伺候他的小厮知道内情,旁人都不知道。

那几天养伤,他也没回家,是在外头养的。

养了个差不多,这才回去的。

小厮被他恐吓过,自然也不会在外面胡乱说。

席展眼角挑了挑,低咳一声,

“没什么,就是那天逛街,不小心遇到一个小贼,偷了本小爷的钱袋子,恰巧女扮男装的端王妃经过,她以为我是小贼,抓着我不放,结果害的小贼跑了,小爷我的钱也没能找回来,所以我一直记着她呢!”

程光狐疑,“真是这样?”

“真是这样!”

“你那么好的轻功,能让人偷了钱袋子去?”

席展翻了个大白眼,

“轻功好,不代表功夫好。”

他当时还被揍的很惨好不好!

那个萧玉婵,不知道哪里来的大力气,他轻功完全没用啊!

而且当时街上人多,一时也没跑起来。

被萧玉婵给抓着了!

真是18年来,头一次栽跟头。

还是栽在一个女人身上!

席展没好气,一把推开程光,去找萧玉婵。

本来他上船来游湖,就是来找她麻烦的呀!

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

萧玉婵带着如意和落虹,在花船里观赏。

外面其实也好看。

就是人太多。

这还是她穿越过来,头一回看古代的山川风景。

还是这么原始的山川,这么原始的湖海。

正确的说。

千茵湖并不仅仅是湖。

它更像是湖海。

像湖一样清澈,像海一样广袤。

既是游湖。

花船自然不可能开的太快,一直是慢悠悠的往前行进。

有时候,有谁想看哪一片的风景了。

花船就会往那个地方开。

故而,倒也不是一直前行。

萧玉婵刚刚在外面,吹了风,看了景,是很满意的。

如果不是给萧紫月机会,她也不会进来。

进来了,也十分满意。

还别说,这花船真是精致。

每一处,每一角,都通过能工巧匠们的手,雕刻的栩栩如生。

木梁要塞,窗椅旮旯,悬檐浮格,皆是艺术。

花船内部的构造也很是讲究。

每一处的楼梯,都跟对应的客厢相连。

倒不会随便撞见什么人。

这大概也是为客人们的隐私着想。

毕竟。

这么大的花船。

有时候也不可能只招呼一个客人。

可能会有两三波的人,同时租这个花船。

又不能让这两三波的客人撞上,彼此没了隐私。

故而,花船的构造,就格外讲究些。

萧玉婵对这样的构造,倒没什么特别的看法。

但能让她不看见萧紫月和曹宁缺。

好好地欣赏一番。

倒是极舒心的。

·

萧紫月和曹宁缺来游湖的时候,就合计好了。

萧玉婵不会游泳。

刚刚那个船。

不大不小。

很适合他们三个人。

等船游到人多的地方的时候。

萧紫月就可以‘一不小心’,把萧玉婵推下湖。

然后再让曹宁缺救起她。

众目睽睽之下。

所有人都看得见,是萧玉婵先落了湖。

曹宁缺是为了救她,才抱她搂她的。

而萧玉婵落了湖。

他们自然不可能再游湖了。

只能打道回府。

萧紫月在灯舍订了厢房。

她会让萧玉婵先在灯舍住一晚,第二天再回去。

毕竟。

刚落湖,衣服什么的,都是湿的。

得换吧!

要换就得找地方吧!

千茵湖周边是有地方换衣服。

但衣服从哪里来呢?

还不得进镇子里去买?

萧紫月会说服萧玉婵,先去镇子买套衣服。

再到灯舍去换了。

然后在萧玉婵换衣服的时候。

给她准备一碗姜汤。

姜汤里自然是放了‘料’的。

只要萧玉婵喝下。

晚上曹宁缺就能如愿。

当然了。

萧紫月是不会让曹宁缺真的碰了萧玉婵的。

她会像以前那样,故技重施。

今天千茵湖之所以有这么多人。

那就是她故意放出去的风声。

说今天千茵湖会非常热闹。

而晚上,灯舍这里还有篝火会,千灯煌等。

篝火会和千灯煌,不是她弄的。

她没那么大的本事。

篝火会和千灯煌是青阳郡主弄的。

白天青阳郡主没来,是因为赵雾并不喜欢游湖。

可晚上,赵雾就会来了。

那时候,赵雾会故意差人,说找曹宁缺有事。

然后把曹宁缺叫走。

萧紫月再把她在外面准备的一个乞丐,带到房间,与萧玉婵苟且。

等萧玉婵被毁了。

青阳郡主再放曹宁缺回去。

让曹宁缺亲眼目睹,萧玉婵被毁的一幕。

曹宁缺肯定会生气。

但生气之后。

定然就是嫌恶。

上一回,他没亲眼所见。

只是听说了萧玉婵跟端王有染了。

就对萧玉婵厌恶的不行。

这次亲眼所见了,岂能不更加厌恶?

萧紫月是很了解曹宁缺的。

他厌恶一段时间后。

还是会对萧玉婵心心念念。

毕竟,没有得到,总是心痒难耐。

萧紫月当然不会让曹宁缺一直对萧玉婵心心念念。

等萧玉婵这晚肮脏的事情,被所有人撞见,目睹。

那她必然不会有好下场。

死倒不会。

但一定不可能再做端王妃了。

到时候,只怕皇城都容不下她了!

等她走投无路的时候。

萧紫月再把她带到曹宁缺面前。

让曹宁缺收了她,当个玩物。

等曹宁缺玩够了,自然也对萧玉婵弃之如鄙。

而那个时候,她可能已经嫁给曹宁缺,当了曹宁缺的新媳。

那么,折磨萧玉婵,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玩够了萧玉婵的曹宁缺,自然就不会再稀罕她了。

而是会开始珍惜自己,疼爱自己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