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01章如此完美

原本计划是如此的完美!

但是。

她租的那船,没坐成。

原本只是三个人的游湖。

变成了好多好多人。

萧紫月都气死了。

·

别说萧紫月气。

就是曹宁缺,也气。

本来还以为,要跟萧玉婵来个二人世界。

却不想。

被这么多人给搅和了。

搅和了也不敢说什么。

程光他是不敢得罪的。

席展这个人,他更不敢得罪。

一开始的时候。

曹宁缺也在外面。

后来发现,没他用武之地。

有程光和席展这两位爷在,他哪里还有发光的余地?

只好进来了。

萧紫月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闷闷的喝酒。

花船的好处就是。

你心情不好了,想藏起来的时候,没人看得见。

如果不是特意找你的人,一般很难找到。

曹宁缺看到萧紫月,倒没给她甩脸子。

见她走了进来。

他问道,

“怎么不在外面陪着了?”

萧紫月说,

“姐姐进来了。”

只五个字。

曹宁缺就明白了。

他搁下酒杯。

他酒量不好,也没敢真喝。

但男人么。

有时候不喝酒,也得装装样子。

他从进来,到现在。

也就只倒了这么一杯酒。

目前还没喝完。

剩了一大半。

萧紫月看了一眼杯里的酒,没说什么。

她坐在曹宁缺的对面。

曹宁缺给小厮使了个眼色。

小厮出去了。

探冬也在萧紫月的眼神下,离开了客厢。

两个下人守在外面。

屋内。

曹宁缺问萧紫月,

“计划还能进行吗?”

萧紫月微微蹙了蹙眉,

“人太多,想要神不知鬼不觉,不让别人察觉到是我推萧玉婵落湖,就得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

“所以,我们得想办法,把萧玉婵带到没人的地方去。”

花船虽大,可人确实不少。

天知道哪个地方有人,哪个地方不没人。

他们又不可能派人去盯着每个人。

一来不敢。

二来他们也没那么多丫环。

曹宁缺皱眉,

“那你进来做什么?你应该一直跟在萧玉婵身边,瞅到没人了,就能推她落湖了。”

萧紫月道,

“我把萧玉婵推下湖了,你如果不在,让别人去救了,那不是白费我们的功夫?”

曹宁缺深以为然的点头,

“确实,不能让别人捡了这便宜。”

尤其。

船上有程光和席展。

这两人可都是游泳的高手。

他们如果看到萧玉婵落了湖。

会不会第一时间冲上去救,曹宁缺不知道。

但曹宁缺不能冒着这样的风险。

如果他二人,去救了呢?

曹宁缺道,

“我也出去,就站在船甲外沿处,你带萧玉婵出来后,我看到你们,就保持着一定距离,跟在你们后面,赏风景。”

“等萧玉婵落湖后,你大喊一声,我立马下去救她。”

那样的话,应该就没人抢他的‘功劳’了。

萧紫月看一眼曹宁缺。

看他着急又迫切、甚至是信心满满的样儿。

心底冷笑。

原本的计划。

确实是把萧玉婵推下湖,然后曹宁缺去救,再把萧玉婵带到灯舍,给她喝加了‘料’的姜汤。

然后让曹宁缺,心想事成。

但那只是对曹宁缺说的计划。

萧紫月自己的计划却没对曹宁缺说。

总之。

不管萧玉婵如此,最后的最后,曹宁缺也不会在今天,得到萧玉婵。

萧紫月笑道,

“如果宁缺哥哥心想事成了,可不能忘记我的劳功哦!”

“那是自然!”

曹宁缺想到萧玉婵诱人的身子。

立马催促萧紫月,

“你快去吧!”

萧紫月只得起身,离开客厢。

出去后,叫上探冬就走了。

走出这个楼梯。

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

萧玉婵这个贱人!

总有一天,她要一点一点地把她从曹宁缺的心里踢除出来!

·

萧紫月去找萧玉婵。

席展也去找萧玉婵。

席展先找到。

·

萧玉婵正啧啧称奇地站在花船的底楼。

底楼的一处琴房。

摆放了一排古代战国时期的编钟乐器。

青铜的颜色,乌黑乌黑。

一看就是正儿八经出土的古物。

在现代,倒也有这种东西。

但真正的古物,她哪里见得着啊?

见也许能见着。

毕竟博物馆很多,里面摆的,也确实都是经专家鉴定过的。

真正的古物。

可能看不能摸啊。

放在博物馆里面的东西,都用玻璃橱窗隔着呢。

哪像这个。

看得见,摸得着,甚至,还能去亲手试音!

她正兴致极浓地拿着丁形木锤和长棒玩着这套编钟乐器。

席展来了。

萧玉婵朝席展瞥一眼。

没搭理他。

席展哼一声,走过去,右胳膊往她正敲的一枚铜钟上一按。

拉住线绳,将铜钟往后一扯。

萧玉婵的长棒落了个空。

萧玉婵眼眸一抬。

席展道,

“看什么看,来找你算帐的!”

他指指自己的脸。

“你看看小爷这张脸,被你毁成什么样了?”

萧玉婵果真去盯他的脸。

盯完。

笑道,

“你这脸不是挺英俊,挺潇洒,挺上镜的吗?”

铜镜这个词,席展是听过的。

但上镜,没听过。

席展被带偏了,问道,

“上镜是什么?”

萧玉婵勾了勾唇,把玩了一下手中的长棒,

“上镜是夸你的意思,就是说你这个人,长相很好,尤其在镜子里看,格外的耐看。”

席展有些不信,“是这个意思?”

“当然了,本王妃骗你做什么?”

“小爷怎么知道你骗我能干什么,但上一次,你不就假扮男装,骗了我!”

萧玉婵问,

“我骗你什么了?我女装男扮,是我自己的事情,难不成我女扮男装还要跟你打声招呼?”

席展噎了噎,

“那好,不说你女扮男装的事情,就说你揍了我一顿的事情。”

“小爷虽然长的是好,可脸上到现在还有被你上次揍过的痕迹,养都养不好了!”

“你说小爷我破相了,你要怎么负责?”

萧玉婵翻白眼。

这小子纯粹是来找她麻烦的。

他脸上哪里还有什么痕迹了?

真有痕迹,他会出来招摇过市?

指不定躲在哪里,好生养着呢。

这些个世家子弟,能委屈自己?

不过。

说到揍他么。

萧玉婵道,

“上次我为什么揍你,你很清楚。你偷别人的钱,这是不对的行为,本王妃是个正直且见义勇为之人,不像某些人,做些小人行径,本王妃既遇见了小贼,自然要帮忙拿办,你当了小贼就算了,还敢污蔑本王妃,本王妃不揍你揍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