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797章 变了模样 一更

容衡原本一动不动,却在听到曦和郡主四个字的时候,浑身一震,垂在袖摆下面的手微微握紧,面具下的那双眼睛,更是翻江倒海。

曦和郡主。

伏曦和。

是她吗?

容衡激动的都想冲出去,但最终还是克制住了。

他站在那里,听着海后惊奇地道:“曦和郡主?”

进来汇报的侍女点头:“是的海后,确实是曦和郡主。”

海后说:“她离开无极冰海好久了,自她母妃去世,她就身体不好,她怕死在无极冰海,就说出去看病,这一看,也是一直没回来,她的栖水院枯萎了,我还以,她死在了外面,却原来,没死的吗?”

侍女应声:“应该是治好了病,看着曦和郡主精神挺好的。”

海后冲她摆摆手:“知道了,让她在侧殿等我。”

侍女下去,海后冲着容衡和月琉璃说:“邪云太子和月公主先坐吧,本宫就不跟你们年轻人凑热闹了,本宫先走,晚上让竹尘和珠儿带你们去宴席上。”

容衡没应声,月琉璃极自然地道:“海后你去忙吧,我好久没见玉珠公主了,想跟玉珠公主好好玩一玩呢,今天还有竹尘太子和邪云太子相陪,我和玉珠不会无聊的。”

海后嗯了一声,便走了。

容衡望着海后的背影,真的很想跟上去。

旁边扑哧一声,月琉璃笑道:“邪云太子,这一路上,你好像对什么事情都没兴趣,但怎么看着海后的背影,有种望眼欲穿的感觉呢?你跟海后认识?”

望眼欲穿这四个字,可不是随随便便能说的,也不是随随便便用在任何场合的。

伏竹尘皱眉:“月公主,说话注意分寸,那是堂堂海后。”

月琉璃吐了吐舌:“我没别的意思啊,我就是看到什么说什么,刚刚邪云太子确实是在盯着海后的背影看啊,我还以为,邪云太子跟海后认识呢!”

她虽然是在跟伏竹尘说话,但眼睛却一眨不眨,望着容衡。

容衡丝毫没搭理她,只是看着伏玉珠,声音温沉:“伏公主,本宫能在你的院子里走走吗?”

伏玉珠也在容衡一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身为无极冰海的公主,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呢?伏玉珠自认见过的非凡之人已经很多了,可容衡身上的气质,以及那黑暗邪魅的气场,真的很容易让女人一眼即沦陷。

伏玉珠原本跟海后一样,觉得,这天上人间,没有一个男人配得上她。

可如今,她好像找到了她的如意夫君。

伏玉珠笑着说:“邪云太子如果不嫌弃,本公主可以带你去走走的。”

容衡声音淡淡:“有劳伏公主了。”

伏玉珠欣喜若狂,他没拒绝!

第一次来她的地方,就提如此要求,而且,没拒绝她的陪同,那是不是说,他也跟她一样,一眼就爱慕上对方了?

伏玉珠心潮澎湃,脸上的喜悦和娇羞藏都藏不住,心花怒放之下,她的声音都激动了不少:“那,那我们这就去吧。”

容衡并肩与伏玉珠走在一起,月琉璃则是与伏竹尘一起。

伏玉珠带容衡走出去之后,温柔又耐心又细致地讲院子里的所有景致,即便见到一根柱子,她都能讲出很多故事出来。

容衡安静地听着,一路从主殿走到侧殿。

月琉璃内心冷笑,邪云太子可是她第一个看上的,伏玉珠想跟她抢,也不看看她抢不抢得过。

容衡的脚步忽然一停。

侧殿的花厅里,海后坐在那里,正与她对面的女子说着话,隔着水帘,她又微低着头,瞧不清她的面容。

容衡垂下眼,慢腾腾地朝着花厅一侧的水帘走去。

伏玉珠立马上前去讲解水帘的故事。

萧玉婵原本猜测着,海后是那个想加害她的人,来给海后请安,可以试探一二,可跟海后说了这么久的话后,海后一点儿敌意都没有,对她的遭遇,深表同情和怜惜,更甚至,十分关心她的身体。

萧玉婵一时倒真的拿不定,想害伏曦和的人,到底是不是这个海后了。

如果是,那这个海后,城府可就太深了。

如果不是,那又是谁呢?

萧玉婵请完安,又试探出深浅之后,就起身告辞:“女儿先回去了,母后你忙吧。”

海后也跟着站起身:“母后也准备回去了,母后与你一同出去。”

萧玉婵自然没拒绝,随着海后一起朝外面走。

过了一个又一个水帘,在出口处的水帘处,与容衡一行人遇上了。

容衡藏匿在面具下的眼,直直地望着萧玉婵。

萧玉婵也看到了他,但没什么惊讶,邪云太子一入无极冰海,就掀起了巨浪,她刚出来的路上,听了好多对他的评价。

如今他的地位和身价,比之大衍国的镇南侯,还要让人望尘莫及。

他身边跟着的两个天仙似的人物,就是月氏的公主和无极冰海的公主吧。

一个是玄空大陆的神,一个是无极冰海的神,都是公主之尊,配他足够了。

只是可怜了赵箐。

不过,容衡那般在乎赵箐,想必这两个公主,也对赵箐构不成任何威胁的。

萧玉婵兀自想着,好像也没什么痛苦和不甘。

她是个拿得起也放得下的人,喜欢的时候,倾尽一切去喜欢,不想喜欢了,那就把自己摘干净,远远地看着就好。

萧玉婵先向伏竹尘和伏玉珠见了个礼,毕竟,作为伏曦和,见到了太子和公主,确实是要见礼的。

伏竹尘和伏玉珠看着她,只淡淡地点了下头,不亲热,但也不会刻意冷落她,郡主们对他二人而言,也只是有着一半血脉的下等人而已。

萧玉婵冲海后说:“女儿先走了。”

海后点头,连向她介绍月琉璃和容衡的意思都没有。

萧玉婵抬步离开,经过容衡身边的时候,容衡差点伸手,将她揽到怀里来。

她确实变了个模样,变得他不认识了。

但只要她还是她。

是的,只要她还是她。

容衡十分庆幸,庆幸她还活着,即便是以他陌生的模样活着,他亦感天谢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