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798章 视为无物 二更

萧玉婵离开后,容衡也没心思留在这里了,借着想休息,也跟着离开。

萧玉婵刚走回到自己的栖水院,还没进去,就在水门的地方,看到了容衡。

他负手而立,高大的身子带着黑影,默默地看着她。

萧玉婵挑眉,刚刚没人介绍,即便她知道他是谁,她也当作不知道不认识。

萧玉婵继续往水门的方向走,视容衡为无物。

栖秋刚就跟在萧玉婵身边,自然也见到了容衡,一路过来,都在传邪云太子如何如何,虽然刚刚海后跟太子和公主没介绍这个男人,但栖秋也知道,此人是谁。

栖秋很震惊,邪云太子出现在栖水院门前,是做什么?

刚不是还在公主的殿里吗?

怎么眨眼就来了这里?

迷路了?

栖秋见自家郡主好像没看到邪云太子似的,伸手扯了她一下。

萧玉婵双手往后一背,流云一般的长袖往后飘起。

她看出来栖秋的意思了,栖秋是想让她打招呼。

她打招呼个屁。

走到容衡旁边,擦肩而过的瞬间,容衡忽然出声:“伏曦和。”

萧玉婵顿住,抬头看他,他也正看着她,目光深沉。

萧玉婵不确定容衡是不是确定了她的身份,不过,不管他确定没确定,她都不会承认。

萧玉婵往后退一步,双手平齐,朝着容衡深深福了个礼:“阁下如此出众,又携带幽冥之气,想必就是九冥地府的邪云太子了,殿下安福,不知道来栖水院门前,是有什么事情?”

不等容衡开口,她又道:“我这小院吧,偏僻荒凉,什么也没有,殿下可能是走错了地方,而且,曦和自知身份卑微,不便招待殿下,殿下你自便,我就不……”

“本宫讨杯水喝。”

萧玉婵一抬手,从水柱里掬了一捧水,又幻化了一个杯子,将杯子以法力送到他的面前,面带笑容:“殿下请喝。”

容衡低头看眼前的水杯,他又不是真渴,再说了,这是什么水,就这么给他喝,他是想进她的院子。

容衡说:“喝热水。”

萧玉婵又一抬手,以法力加热了水杯,水上冒了热气后,萧玉婵挑眉,笑着说:“这下就是热水了。”

容衡挥手一扫,面前的水杯就消失了,他走到萧玉婵面前,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其实我不是想喝水,我是想进你的院子看看。”

萧玉婵站在那里没动,只皮笑肉不笑道:“我身份卑贱,可不敢私自招待邪云太子。”

容衡看着她,半喜半忧,喜的是,她真的好好的活着,忧的是,她也确实,想将他推远。

她装作不认识他,也是真的打算不想认识他了。

容衡说:“那如果,你也是公主之尊了呢?”

萧玉婵蹙眉。

容衡忽地一转身:“你的院门,我会让你亲自为我打开。”

萧玉婵直觉他会做一些吓人的事情,冲过去就将他拦住:“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算计我,我跟你势不两立!”

容衡怎么舍得跟她势不两立呢,也不舍得算计她。

那场大火,烧毁了萧玉婵的肉身,也烧尽了他所有的自信。

他曾经对她做任何事情,都不怕她离开。

因为那个时候,他有自信留住她。

可现在,他没有那样的自信了。

容衡说:“带我进你的院子看看。”

萧玉婵不爽,感觉换了个身份,还是会被他胁迫。

她冷下脸:“你非要这般为难我吗?”

容衡低声,带着莫名的委屈:“不是为难你,我只是……”

“邪云太子,你在这里啊。”

不远处传来一道活泼开朗的声音,月琉璃一蹦一跳地出现在面前。

容衡很怒,目光带着灭世一般的阴沉,冷冷地盯着月琉璃。

月琉璃吓的后退了两步:“邪,邪云太子,你,你怎么了?我不是专门来找你的,我就是无聊,四处走走,刚好走到了这里,看到了你,过,过来打个招呼而已。”

她眼睛落在萧玉婵身上,兴味很浓:“哎,你是刚刚在玉珠公主那里的那个曦和郡主吧?”

萧玉婵忍着对容衡的不爽,笑着冲月琉璃见了个礼,然后转身就进了自己的院门。

容衡计划失败,又不敢硬闯,只能对着那个水门发呆。

月琉璃问:“邪云太子,你不是说累了去休息了吗?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容衡不舍的目光从那道水门上移开,冷漠地扫了月琉璃一眼,一个字都没搭理她,径自离开了。

月琉璃看看容衡离开的背影,又看一眼面前的水门,嘴角勾起诡异的弧度,邪云太子对任何人都不理不睬的,却会忽然出现在这个叫伏曦和的郡主的门前,当真是奇怪啊。

伏曦和是从外面回来的,难道说,伏曦和在无极冰海之外的时候,跟这个邪云太子认识?

九冥地府的脾性,大家都知道,绝影人覆亡之后,就不与任何势力结盟了,也不参与任何人邀请的活动。

而今天,居然来参加伏域的婚宴。

而伏曦和这个消失了很久的郡主,也回来了。

邪云太子,来了。

月琉璃琢磨着,邪云太子,是冲着伏曦和来的吧?

月琉璃回去,不让任何女官伺候,她唤出了心中的魔:“你不是饿了吗?现在有一道开胃菜,但要你自己去猎捕。”

“在哪里?”

“栖水院。”

萧玉婵进了屋后打算短暂休息一会儿,然后好生打扮一番,去看一看域主的婚宴,可刚睡下,就有杀气弥漫上了她的眉心。

她冷笑:“区区心魔,也想噬我?”

她伸手朝空中一抓,抓到了一个黑色的东西,那黑色的东西扭动着脖子,面部扭曲,惊恐地看着她:“你……”

“惊讶于我为什么能抓到你?”

她张了一个结界,然后释放了天启力量,又用灵力加持,手上冒出白色焰火,白焰为什么会是灵焰之中最强的一种焰,萧玉婵这个时候才明白,因为,光明可烧尽一切黑暗,就像现在。

白焰一起,心魔就吓的尖叫。

萧玉婵冷笑:“现在知道怕?想活也可以,老实告诉我,是谁要杀我。”

心魔痛苦挣扎,但就是挣扎不开萧玉婵的手,他只能实话实说:“是月公主,我是她豢养的心魔,负责帮她杀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