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02章 公主之尊 三更

萧玉婵挑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龟丞相笑道:“郡主跟老臣去一趟,去了就知道了。”

萧玉婵斜眼看着这个龟丞相,心想着,我还怕你了不成?也好,就跟他去看看,看他耍什么花样,如果他敢耍花样,她就敢绑了他,再问一问安乐海的事情。

打定主意,萧玉婵撑了撑腰,下巴抬起:“走吧,就看你想干什么。”

她一脸‘你小心点,敢对我耍滑,看我怎么收拾你’的架势,让龟丞相有些哭笑不得,这样的伏曦和,确实让他觉得挺意外。

邪云太子指名点姓,要娶这位郡主,怕是这位郡主,真的有过人之处吧!

龟丞相领着萧玉婵左穿右转,进了一座十分华丽的宫殿,萧玉婵进去之前,抬头看了看,那宫殿上方,以云水字体,写了三个字:“公主殿。”

萧玉婵挑眉,伏玉珠的宫殿?

可是,她不久前才去过伏玉珠的宫殿,伏玉珠的宫殿不在这里,宫门也不是这样的,进到里面后,里面的景物和摆设也不一样。

萧玉婵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打死也不会想到,容衡会向伏域提出联姻,而伏域一口就答应了,是啊,在伏域看来,推出一个女儿,就能得到整个九冥地府的势力,何乐不为呢?

虽然容衡求娶的不是伏玉珠,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伏曦和也是他的女儿,他把她抬成公主就行了,如此,身份就匹配了。

萧玉婵随着龟丞相进到正殿,这才发现,正殿里还有很多侍女,青一色的绿裙子,见她进去了,很恭敬地行礼,又鱼贯地拿出衣服饰品出来。

龟丞相笑着说:“郡主收拾吧,一会儿公主的撵轿会过来,带你去宴会大厅。”

萧玉婵抱起双臂,要笑不笑的样子:“龟丞相,这是何意?”

龟丞相还是那句话:“一会儿您就知道了。”

萧玉婵呵呵:“让我穿盛装,还让我坐公主撵轿,还说去宴会大厅,你想杀我,也不用如此吧?”

她做出一副打架的姿势:“你看我不顺眼,我们可以堂堂正正的打一架的。”

龟丞相额头抽了抽:“郡主想多了,老臣可不会跟你动手,你还是先换衣服吧。”

龟丞相转身就走,顺便体贴地关了房门。

萧玉婵扭头,看向那些侍女,以及那些侍女们手里捧的衣服和各种饰品。

栖秋也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郡主,龟丞相这是做什么?”

萧玉婵问她:“他真的是龟丞相?”

栖秋点头:“是啊,他确实是龟丞相没错。”

萧玉婵若有所思:“如果他真的是龟丞相,那这件事情就……怪了。”

栖秋也觉得很怪,可她认为的怪,跟萧玉婵所说的怪,又不一样,栖秋眼里的怪是龟丞相忽然对郡主这般客气,还给郡主准备了这么漂亮的衣服,一会儿还让郡主让公主撵轿,萧玉婵所说的怪,是指,伏域想把她抬成公主,这是为何?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去。

只有去了,才知道,伏域在打什么主意。

萧玉婵可不认为伏域忽然想起了她,大发父恩,想封她为公主,他一定有目地。

而且,伏域可强迫不了她。

大不了,她学孙悟空一回,大闹无极冰海。

萧玉婵痛痛快快地让侍女们帮她换装,然后坐着公主的撵轿,又去了婚宴大厅。

新人已经送到房间里去了,域主和海后,还有伏竹尘这个太子、伏玉珠这个公主在陪客。

龟丞相过来通报,说萧玉婵到了后。

伏域笑着搁下酒杯,拉着海后的手,站在最上面,冲一干宾客们说:“今天很感谢各位朋友们莅临无极冰海,参加本域主的婚宴,希望各位朋友们吃饱喝好,在这里,我还要宣布第二件喜事,那就是,无极冰海,要迎来第二位公主,借着今天的好日子,本域主诚挚邀请各位,于无极冰海冰冻来临之前,九月十五日,来无极冰海,参加曦和公主的封冕仪式。”

海后提前并不知道这个消息,愕愣在当场。

伏域人逢喜事精神爽,笑着道:“曦和公主在外颠沛多年,与九冥地府的邪云太子私交多年,邪云太子有意求娶曦和公主,本域主很高兴,也很欣慰啊,有情人能终成眷属,本域主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

他扭头冲龟丞相说:“把曦和公主带过来。”

龟丞相应是,连忙去了。

萧玉婵在外面已经听到了里面伏域的话,她冷冷地想,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是容衡向伏域求娶了她,伏域这才把她抬为公主的,她就说么,无缘无故的,伏域怎么会就要封她当公主了。

萧玉婵身上的衣服,华丽非凡,如行云,如流水,每走一步,都有五彩流光随身晃动之感,她带着公主头冠,唇红齿白,抬眼间,仿佛君临天下,她脸上带着面纱,朦胧诱惑,竟刺激的下面的宾客们开始大声喧哗起来。

伏域很满意这样的效果,他松开了海后的手,没看到海后眸底透出来的恨意。

伏域牵起萧玉婵的手,这个动作,引起容衡内心不悦,眼神阴沉了下去,冷漠地盯着伏域。

伏域却是牵着萧玉婵,一路来到容衡的面前。

萧玉婵站在那里,面纱蒙住了她的脸,但那黑白分明,似雪,似夜的眼睛,像犀利的刀剑,冷冷地落在容衡的身上。

容衡微抿唇,站起身子,要从伏域的手中,去接过她的手。

萧玉婵却将手一抬,落在自己的面纱上面。

她笑着说:“能入邪云太子的眼,真是曦和的福气,但曦和福薄,怕消受不起这样的大福气,再者,虽然婚姻之事,父母之命,但有些不能强求的姻缘,也强求不来的,不如,曦和就以面纱为线,为自己牵这一根红线,能牵牵抓住曦和面纱的人,曦和便与他共度余生,老死相随。”

萧玉婵自信这里的人,包括容衡,都抓不住她的面纱,她才敢把话放这么亮。

但是,她有机缘,容衡也有。

容衡薄唇微勾,刚刚还沉下去的心,这会儿竟有些明媚,他磁性开口:“郡主说话可要算话,毕竟这么多人听着看着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