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03章 依郡主言 一更

萧玉婵淡淡道:“当然,虽然本郡主不才,但还是一言九鼎的,说过的话就一定算数。”

伏域看看萧玉婵,又看看容衡,自己女儿有什么本事,伏域还是知道的,伏域一直以为眼前的伏曦和,也就是伏曦和,但他哪里知道,站在他面前的伏曦和,早已经脱胎换骨,变成了另一个人。而伏域深知,能当上九冥地府的太子,那实力修为,绝非一般,凭邪云太子,一定能抓到女儿脸上的面纱。

伏域也想看一看,这个邪云太子真正的实力,故而笑着道:“年轻人就是花样多,不过,求婚确实得凭本事,邪云太子,我这女儿虽然要求过份了些,但还是能接受的,是不是?”

容衡的目光落在萧玉婵脸上,一眨不眨:“就依郡主之言。”

伏域不嫌事大,也可能是真的想逼容衡使出本事出来,于是扭头冲所有宾客们说:“既然本域主的女儿放下这般话了,那今天来参加婚宴的所有适龄男子们皆有机会,不管是谁,抢得了我女儿脸上的面纱,他都将成为我无极冰海最尊贵的女婿。”

说是这样说,但所有人都清楚,如果最终抢得面纱的人不是邪云太子,那这个女婿,可没任何尊贵而言了。

而这个郡主,也没那幸运,再被抬为公主。

但那又如何呢?

就算伏曦和不是公主,只要她还是伏域的女儿,那不管是谁娶了,都是有利而无害的,再说了,这么一个漂亮的人,娶回家,并不吃亏啊。

虽然跟邪云太子抢女人,是有些不地道,可能也有些不自量力,但重在参与嘛。

一时间,所有适龄的男子们都在摩拳擦掌。

伏域已经退回了高处。

萧玉婵落在面纱上的手轻轻一扯,面纱脱落,但还没离开脸,容衡忽然凑过来,用着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小声说:“期待我们共度余生,老死相随。”

萧玉婵心底冷笑,想着你作为镇南侯的时候,能力确实非凡,你作为九冥地府的太子,能力也必然惊人,但加上镇南侯,加上冥太子,你就不一定是我的对手了。

扬手一抛,面纱像无线的风筝,瞬间飞离了出去。

而摘掉面纱,自然也露出了萧玉婵的脸,虽然不娇不媚,但贵在温婉动人,又加上衣服和饰品的加持,还有她自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场,一时间,所有人都屏息凝神,怔怔地盯着她的脸看着。

容衡左手背后,右手抬起,他没动,就那般与萧玉婵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他的视线一直落在萧玉婵的脸上,可右手却像长了眼睛一般,准精地去抓飘起来的面纱,他的手也没怎么动,只是随着面纱的飘荡而左右移动,明明他立于原地,也没见使出什么本事出来,但他就是一出手就抓住了面纱。

众人正准备惊呼,却见那即将要到他手的面纱又忽然飞蹿了起来。

众人的心像过山车一般,时而提起,又时而跌下,可谓是惊心动魄。

看着像是抓面纱,但实际上像是萧玉婵和容衡的武力相斗。

有男宾客看的热情沸腾,便也加入了抢夺面纱的游戏之中,再接着,参与的人就越来越多,明里暗里的斗争也越来越激烈。

容衡侧眸,还有心情跟萧玉婵调侃:“你觉得,谁能打败我?”

萧玉婵冷笑,面上三分敷衍七分客气:“你问错了,你应该问,谁能打败我。”

容衡低笑,语气温柔:“今天我是无论如何不能输给你的,你若输了,不要生气,等成亲后,我什么都依你,你是女王,我是你的臣民。”

萧玉婵冷冷地道:“我只做我自己世界里的王,我的世界里,没有你。”

容衡有些受伤,慢慢抿紧薄唇,不说话了,只是出手突然狠辣,噗、噗、噗,接而连三,看到有人受伤,口吐鲜血,然后倒地不起,退出了争抢面纱的队伍,看着有人受伤,有些人自觉地跟着也退了,有些人还在强弩之末。

容衡知道,他的对手,不是那些人,而是萧玉婵。

他琢磨着,他要不要手下留情,如果做的太过,萧玉婵会不会又要恼他?

但他若是手下留情,错失了这次机会呢?

思虑再三,容衡还是觉得,先拿下这次婚事再说。

容衡在权衡的时候,萧玉婵也在权衡。

萧玉婵是觉得,普通人可能看不出来她实力深浅,但伏域一定会瞧出个一二三来,她不能用全力,她只能模糊各种能力,混淆伏域的视听,但如果那样的话,她很可能会败在容衡之手。

萧玉婵不想跟容衡再有任何牵扯,婚姻这种事情,就更加不可能深陷进去,但萧玉婵也不想打草惊蛇,让伏域忌惮她,或者提防她,更甚至,有杀她的狠心。

某一瞬间,萧玉婵忽然收手,她操控着面纱,面纱就相当于她,她一收手,容衡一时没防备,力量全都打在了面纱上,又反噬到萧玉婵的身上,萧玉婵当即吐出一口血,喷溅在了面前的地上。

容衡大惊:“玉儿!”

冲上去将摇摇欲坠的萧玉婵抱住。

那血十分刺目,让他想到了之前,她换了一半的血给赵箐,也许正是因为损失了那一半血的原因,让她没能逃过皇天歌的算计,死在了那场大火里。

血像魔咒,紧紧罩住了容衡的心。

他呼吸闷疼,眼睛都疼了。

可这不算,更刺他心的是萧玉婵的话。

她虚弱地靠在他的怀里,有气无力地说:“你满意了吗?我死一次不够,那一次没亲手死在你手上,这一次,你是想亲手要了我的命是吧?你为什么要这么阴魂不散?你放过我,不好吗?还是你非要等我死透透了,你才高兴?”

如果话可伤人,她的话,早就将他伤的遍体是血,可即便话不能伤人,他依然被她伤的体无完肤。

他痛苦地垂下眼:“你不要说话,我给你疗伤。”

她用力推开他:“不用。”

下一秒,又被他抱到了怀里。

众目睽睽之下,他低头吻住了她染血的唇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