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章

第9章

“那你们就满足他的要求,让陆鸣出来打杂,然后密切关注一段时间,万一有什么异常请及时通知我们......”肖长乐看看手表,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杨晓艺有点焦急地说道:“这种方法太被动了,如果等到陆建明自己露出尾巴,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别忘了他的身体状况,随时都有可能死亡......

我看,能不能从他孙女身上打开突破口,我认为陆建明在老婆儿子死后,孙女应该是他唯一的软肋了......”

肖长乐吃惊地盯着杨晓艺说道:“杨行长,陆建明的孙女今年还不到四岁,你该不会让我们把她抓来逼问她爷爷的钱去哪儿了吧......”

杨晓艺站起身来说道:“陆建明的孙女虽然还不到四岁,可他背后有母亲,你能保证他的儿媳妇毫不知情?我可听说孙明乔私下见过陈丹菲,你们知道他们都谈了些什么?”

肖长乐虽然心中气愤,可好像也不敢得罪杨晓艺,只能对她干涉自己的案子一忍再忍,只好不咸不淡地说道:

“杨行长,你们想挽回损失的心情我能理解,我办经侦案子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对于案情自有判断,你还是回去等结果吧,着急也没用......”

杨晓艺哼了一声说道:“市委的主要负责人对追回陆建明赃款一事很重视,希望你们不要仅仅满足于把陆建明绳之以法,如果挽回不了损失,就不能说彻底破案......你们继续研究吧,我先告辞了......”

看着杨晓艺消失的背影,肖长乐嘴里喷出一口浓烟,骂道:“尼玛......手伸的也太长了吧......”

陈伟赶紧打圆场道:“算了算了......大家还不是为了挽回国家的损失嘛,走,我请大家吃宵夜......”

走到门口,肖长乐犹豫了一下,回头对王振良说道:“你可以找陆鸣私下谈谈,如果他能给我们提供有用的信息,就算他立功,在他的判决上我们可以替他说话......”

文涛谨慎道:“就怕这小子嘴不严,万一让陆建明知道了,对我们就更戒备了......”

肖长乐笑道:“两位院长,我可是给你们机会了,如果你们一直没有突破的话,我只好把陆建明送回W市的监狱去想办法了......我们那边建行开出的奖励可是很诱人啊......”

监管处医院的规模并不大,民警医生护士加起来也就二十来号人,每天分成两班,一个班也就十来个人。

再除去请假的,生小孩的,休假的,白班值班民警也就六七个,医生护士就更少了,也就是三四个左右。

晚上值班民警只有两个人,医生护士只有两三个,所以,为了填补人手空缺,医院只好让一些刑期短且表现较好的犯人帮忙打杂,好在医院在看守所的大墙之内,四周都有武警守卫,安全任务倒也不太重。

当然,打杂的人员名额很少,一般控制在五个人左右,其中一个负责医院里里外外的卫生,三个负责食堂,剩下的一个主要是替医生护士做帮手。

比如,每天早晨,护士都要配几十瓶点滴,打杂的人员就按照名单提前把需要打点滴的病犯从号子里提出来,把他们锁在过道的一排铁椅子上。

由于有些病犯带有传染性质,这个时候一般由打杂的人员帮病犯在胳膊上扎好橡皮筋,护士只负责打针。

打完针之后护士就回办公室,由一名打杂人员在一边看着,负责调换点滴瓶,等到病人打完针之后,再一个个关进号子,收拾好空瓶和废弃的针头。

接下来另一名护士就监督着一名打杂人员按顺序给每个号子的病犯发放药品,并且要看着他们当面吃下去,这个过程基本上都是打杂人员完成的,护士只是站在一边监督执行。

好在药车上每个放药的格子都写着病室的号码,药袋上写着每个病犯的名字,所以,一般不会搞错,万一忙起来的时候,就只有打杂的人单独发药,虽然这种情况不多,可也不是没有先例。

陆鸣做为一名打杂的在押犯上岗已经有几天了,加上他,现在监管医院有六名打杂人员,不过,其他五个人都是已经下了判决。

这些犯人在折抵看守所关押天数之后,刑期一般都在一年左右,通过家里人走关系,留在监管医院服完最后的刑期,只有陆鸣一个人是等待判决的在押犯。

陆鸣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财神需要自己替他通风报信,这个差事怎么也不会落到他的头上,一想到自己肩负的使命,原本愉快的心情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可一想到财神许诺的自由,顿时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心里只盼着护士赶紧派他去给病犯发药,遗憾的是,几天来他的职责一直是看守打点滴的瓶子。

不过,他相信机会总是有的,要不然财神也不会做出这个安排了,何况,每天早晨吃晚饭之后,换上一件白大褂,和医生护士们一起工作,本身就有种自由的幻觉。

要不是头上光溜溜的没头发,很多时候他还真觉得自己和关在号子里的那些人不是同类,有时候连外面来送犯人的民警都称呼他医生呢。

在随后的一个星期里,陆鸣获得了两次发药的任务,可惜的是那个胖乎乎的女护士很敬业,寸步不离地跟在他的身后,压根就没有一点机会。

不过,他算是见识了十号那个名叫周怡的神秘女人,根据他的猜测,这个女人年纪应该在四十开外,如果不是长期关押显得憔悴,应该还颇具几分姿色。

在整个发药吃药的过程中,女人始终低眉顺眼的,几乎都没有看陆鸣一眼,等到吃完药之后,她突然对陆鸣身后的护士说道:“兰护士,我今天牙疼的受不了,能不能给一片镇痛药啊......”

兰护士没好气地说道:“你事真多,等一会儿......”

发完药之后,兰护士在药房拿了一片药对陆鸣说道:“给十号的周怡送去,看着她吃下去啊......”

陆鸣一阵兴奋,心想,机会来了,财神那句话只需两秒钟就可以传出去了。

可就在陆鸣拿着药片心跳加速的时候,只听身后的兰护士忽然说道:“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陆鸣只能哀叹命不好,同时对这个胖护士的敬业精神感到一阵恼火。然而,没过多久,机会就再次降临了。

这天正好是星期天,监管医院只有一名医生两名护士外加两个管教值班,临近十点钟的时候,看守所一下送来了二十多人打针,一问情况才知道,由于天气突然变冷,很多人都患了流感。

等到二十几号人打完吊针,已经过了吃午饭时间,两名护士累的瘫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站不起来。

此刻另一名打杂的人员正帮着唯一的医生给一个病犯做B超,他的职责是负责给病人的肚子上涂抹一种药膏。

陆鸣心里早就惦着发药的时间了,他根据两个护士的疲惫状态赌她们不会跟着他,只是护士不下命令他不敢乱动。

“李医生,我能不能回去吃饭啊?”陆鸣谨慎地问道。

“哎呀,都忘记发药了......陆鸣,你去把中午的药发了再回号子吃饭吧......”李护士有气无力地吩咐道。

陆鸣顿时微微一颤,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只要没有护士跟在屁股后面,自己就是和十号的某个女犯拉几句家常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等到陆鸣案子兴奋地从药房推出药车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李护士居然站在门口等着他呢。

妈的,真倒霉。听说以前打杂的犯人给十号发药的时候,还有机会跟她们打情骂俏呢,怎么自己连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呢。

陆鸣只好垂头丧气地推着车往前走,猜测李护士肯定跟在自己的后面,可等他往前走了十几米,马上就要到达病区了,却没有听见身后有动静。

他悄悄回头瞥了一眼,惊讶地发现李护士并没有跟着他过来,而只是站在办公室门口朝这边看着。

难道她要来个远程监控?机会来了。

给病室发药有两种顺序,一种是从一号病室开始一直发到十号,然后推着空车回来,另一种是直接把车推到最里面,从十号发起,然后慢慢倒回来。

两种方式都属于正常,平时护士也没有明确的规定,从哪里开始发药一般都是打杂的犯人自行决定,反正他走到哪里护士就会跟到哪里。

按道理陆鸣这个时候应该趁着李护士没有跟过来的机会直奔十号,可他心中有鬼,小心脏砰砰乱跳,尽管明白从十号开始发药也不算违规,可就是不敢直接去十号。

忽然,耳朵里听见李护士好像在跟谁说话,陆鸣悄悄回头瞥了一眼,只见她并没有朝自己这边张望,而是脸朝着办公室和里面的护士说着什么。

陆鸣胆子再小也不会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一咬牙推着药车直奔十号。

虽然中间只有二三十米的距离,可觉得漫长的就像是看不到尽头,而远在十几米之外的李护士却又像是近在眼前,甚至能够感觉到她的呼吸。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