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1章

第11章

陆鸣定下神来一看,一双眼睛好像被晃了一下,只见桌子前面的木头椅子旁坐着一位标准的美女,看年纪竟然跟他差不了多少,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正警惕地盯着他。

妈的,今天是什么日子?上午被十号的贩毒美女芦荟搞的怜香惜玉,下午又被蒋竹君弄得情思昏昏,这会儿竟然又一个美女出现在面前,难道自己要时来运转了?

“你......你是我的律师?”陆鸣惊讶地问道。

美女严肃地宣布道:“我叫韩玲,元和事务所律师,受司法局指派为你提供法律援助......坐下吧......这是协议书,没意见的话签个字......”

陆鸣在铁椅子上坐下来,对韩玲放在面前的一份协议看都没看,就拿起笔龙飞凤舞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韩玲疑惑地看了一眼签名,然后拿出一个笔记本说道:“你的案子预计在下个星期开庭,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核实几个问题......”

陆鸣一听,马上就有点失望,下个星期都要开庭了,律师才来见自己,显然就像王东海说的那样走过场,要是花钱请的律师,在开庭之前起码来好几次呢。

“有没有烟?”陆鸣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提出这个问题。

韩玲惊讶地说道:“我不抽烟......里面不是禁止抽烟吗?”

陆鸣一听韩玲的话,就知道她是一只菜鸟,根本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一般病犯出去见律师,多少都能弄到几支烟,运气好的可以弄到好几包呢,再不济也能在会见的时候过足了赢。

哎,谁让自己的律师是免费的呢?

“你想核实什么问题?”陆鸣一时就提不起劲来。

韩玲瞟了陆鸣一眼,说道:“厂方虽然否定了你故意破坏公共财物的主观性,但客观理由一样构成你过失犯罪,鉴于损失巨大,你可能面临五年左右的刑期......

根据办案单位的侦查,你在工厂工作期间,沉溺于写作网络小说,睡眠不足是你酿成惨祸的主要原因,尽管没有犯罪的故意,可仍然要承担法律责任,你以前同宿舍的工友将出庭作证......”

陆鸣一听自己宿舍的几个混蛋竟然出庭作证,顿时气愤地说道:“他们还好意思作证?那天本来根本不是我的班......

事实上我前一天晚上四点钟刚刚下生产线几个小时,组长突然临时让我顶替赵大江上生产线,当时我只睡了两个小时,能全部怪我吗?”

韩玲吃惊地盯着陆鸣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接连上了两个班?”

陆鸣愤愤地说道:“是啊......”

韩玲一脸惊讶地问道:“那办案单位提审你的时候为什么不说?这可是一个重要情节,对你的量刑很重要......”

是呀,自己为什么在警察提审的时候没有说这个情节呢?

陆鸣张张嘴,忽然脑子一转,凑过脑袋小声道:“我是故意不说,就等着律师呢......如果我提前告诉了他们,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和厂里面坑壑一气故意整我......”

韩玲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一会儿,抬头问道:“你们组长叫什么名字?”

“吴天贵......”

“那天是几号?”

“七月十二号......”这个日子早就刻在陆鸣的脑子里了。

“你说说那天的排班情况......”

陆鸣见韩玲煞有介事的样子,心想,虽然她是个小律师,看样子倒也挺负责任,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这样一想,他就把当天的排班情况详细说了一遍。

韩玲记录了一阵,抬起头来问道:“你有没有前科?”

陆鸣一愣,说道:“难道你都不知道?我可是第一次......”

韩玲一脸不信的样子,说道:“那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鬼点子?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竟然怀疑办案人员搞鬼......”

陆鸣虽然不是那种特别阳光外向的人,可在学校的时候也热衷于泡妞,大三的时候还泡到过一个极品妹妹,要不是没有拿到毕业证,那个美女也不一定会跑掉。

现在见了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一颗心就活泛起来,凑近她低声道:“在战争中学习战争......”

韩玲呲地一笑,随即板起脸来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问道:“你还有什么情况赶紧说,我在开庭之前不会再来了......”

陆鸣这才想起财神纸条上的交代,马上一脸严肃地说道:“我要求判缓刑,我是冤枉的......”

韩玲一脸惊异地说道:“缓刑?除非你有能力赔偿工厂的一部分损失......如果你是冤枉的,那就不是缓刑的问题,而是要求判无罪,你敢说自己无罪吗?工厂的损失在那里摆着呢。”

陆鸣毕竟是老实人,一想到那条价值连城的生产线,就有点底气不足,嘟囔道:“我还是要求判缓刑......”

韩玲忍不住笑道:“你这人真幼稚,难道你想怎么判就怎么判?法官能听你的吗?当然,做为你的律师,我当然会尽量请求法院充分考虑各种因素,争取最低量刑......”

陆鸣瞥了一眼铁栅栏门,没有看见一个人影,也不知道蒋竹君跑到哪里去了,于是盯着韩玲小声道:“你记一个手机号码......有人能帮我......”

其实,财神也就让他把手机号码告诉律师,并没有多说什么,可陆鸣知道,财神不会把话说透,但意图很明确,告诉律师这个手机号码,肯定是外面会有人帮忙,要不然还能有什么意思?

韩玲倒是没有太惊讶,可能也想到了这一层,她拿出手机记下了那个号码,站起身来说道:“那就开庭见......”

陆鸣突然问道:“开庭前你真的不来了吗?”

韩玲已经走到门口,愣了一下,回头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陆鸣舔舔嘴唇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想知道你打过那个电话之后,对方怎么说?”

韩玲惊讶地问道:“怎么?你不认识这部手机的机主?”

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当然会来......”

看着韩玲走出门去,陆鸣呆呆地坐了一会儿,然后就开始在桌子四周摸索着寻找电铃的按钮,还没有等他找见,就看见蒋竹君站在门口,寒着脸说道:“出来......”

按照看守所的规定,所有外出接见的人员回到号子之前要接受严格的检查,这是因为有些犯人可能会带入违禁品,同时也防止在押犯通过接见传递有关案情信息。

监管医院也不例外,一走进医院的大门,蒋竹君就叫来一名男管教把陆鸣带进旁边的一个小房间,脱光衣服仔细检查了一遍,这才放他进去。

陆鸣现在是打杂人员,所以白天基本上都待在号子外面,并没有人马上把他锁进病室,这时正是一天中最清闲的时候,医生护士门都待在办公室,两名狱警也待在监控室,过道里冷冷清清的。

陆鸣磨磨唧唧地走到以前关押他的九号病室,透过探视窗朝里面看了一眼,只见几个人都躺在床上,于是就伸手在门上轻轻敲了几下。

“李科长”马上就跑过来,笑道:“你小子是不是又犯瘾了......”说着,递出一支烟来。

陆鸣知道自己的举动在监控的范围之内,不过他并不在意,在清闲的时候,打杂人员和号子里认识的人聊几句,要支烟抽抽不痛不痒,管教一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没有得罪人,就不会有人管你。

何况,现在医院里的所有人都知道陆鸣是财神的大恩人,并受到他的关照,所以就越发没人管他的闲事了。

“陆鸣,去帮我拿点酒精药棉,上次拿来的用完了......”老赵坐在床上冲陆鸣大声说道。

陆鸣知道老赵有一把电动剃须刀,因为几个人公用,所以他总是用医用酒精棉消毒。

奇怪的是,虽然号子半个月就会有一次大检查,可老赵的剃须刀总能安全躲过检查幸存下来,这让他对老赵的大胆细心佩服的要命。

可等到他来到五号之后,才发现,这里的人竟然每人一把电动剃须刀,他这才明白管教们压根就知道这几把剃须刀的存在,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陆鸣晃晃悠悠地来到配药室,里面的药品都是锁在柜子里的,可以一些无关紧要的消耗品,比如酒精药棉,打吊针时用来捆扎的橡皮筋、皮肤病人经常涂抹的消毒水等等,这些东西打杂人员随便拿,不用向护士报告。

陆鸣用一个废旧的塑料小瓶子装满了药棉刚想出来,猛然看见蒋竹君走了进来,虽然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可还是吓了一跳。

“蒋......医生......九号的老赵脚气犯了,让我拿点药棉......”陆鸣结结巴巴地说道。这倒不仅是因为害怕,而是面对美人心中有些惶恐。

“酒精药棉能治脚气吗?”蒋竹君寒着脸问道。

陆鸣上次拿药棉的时候被李护士也碰见过,当时李护士问他拿药棉干什么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可李护士什么都没说就走了,没想到蒋竹君却不依不饶的。

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老赵说......擦一下就不......不痒了......”

蒋竹君瞪着陆鸣若有所思地注视了一会儿,摆摆手说道:“你去吧......”

陆鸣如蒙大赦,抬腿就溜,刚到门口,忽然听见蒋竹君说道:“等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