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5章

第15章

看到这里,陆鸣听见自己的小心脏砰砰乱跳,他偷偷瞥了一眼另外两人,见他们都没有注意自己,这才闭上眼睛在心里把财神的话回味了一阵,然后继续看下去。

另外,切记,即便判了缓刑,你也没有绝对的自由,出去之后要夹紧尾巴,不能做一点违法的事情,不然他们就会把你收监。有关事项看过邮件你就明白了。

陆鸣,我说过,我现在是把你当我的儿子一样看待,我希望自己没有看错人,你虽然生性懦弱,却为人谨慎,颇有胆识,也不却乏血性。

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你对我绝对忠诚,如果有一天你背叛了我的话,我们就恩断义绝,那时候你将会后悔一辈子。

记住,再不要给我写纸条了,不管出了什么事,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保证你这辈子能够脱胎换骨。

你还要冒最后一次险,那部手机已经没用了,你悄悄带出去处理掉,千万要小心,不然就会功亏一篑。”

陆鸣慢慢把纸条撕成碎片,脑子里一遍遍咀嚼着财神写的每句话,体会这些话的弦外之音,琢磨财神的真实意图。

他相信,自己的理解应该不会错。最后,他又在心里默记了几遍周怡那些莫名其妙的数据和三个邮箱地址。

现在他算是明白了那部手机的用处,原来财神每天都用他发邮件,肯定都是半夜的时候发的,白天从来没有看见过他有任何异常举动。

陆鸣尽管还不清楚财神这张纸条的内容对他意味着什么,可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使命感,尤其是财神那句“我把你当儿一样看待”的话给了他极大触动。

说实话,当第一次财神这么说的时候,他还当做一个笑话,可现在想想,父子不就是靠着血缘关系维系的一种关系吗?虽然自己不是财神亲生的,可彼此确实已经有了血缘关系。

陆鸣好像隐隐意识到财神那句“脱胎换骨”的意思了,只是没有功夫细想,也没法想象,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能够从这里出去,否则,一切都将是一个虚幻的梦。

在一种痛苦的煎熬中,开庭的日子终于要到来了,监管医院病犯的消息就是那么灵通,在开庭的前一天,当陆鸣发药的时候,每个号子的人都向他表示道贺,祝贺他开庭。

陆鸣有点哭笑不得,一是不清楚自己开庭的消息怎么传的这么快,二是开庭有什么值得道贺的,看他们那样子好像自己要被释放了一般。

不过,陆鸣内心迷信地认为这可能是个好兆头,于是,凡是每个向他道贺的病犯都能分到一支烟,结果,给他道贺的人越来越多,一天就发出去了两包烟,那可是他一个月的口粮。

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忍不住骂道:妈的,这帮狗娘养的,为了能抽到一支烟,什么好听的话说不出来。

下午吃完饭之前,陆鸣正准备打报告让管教把他放进号子,没想到在门口碰见了王院长,最近一段时间王院长一直在外面开会,很少跟他碰面,今天猛然一见,陆鸣竟吓了一跳,仔细想想,倒是那部手机让他有点做贼心虚。

“长官好!”陆鸣就像军人一样站得笔挺。

王院长点点头,本来已经从陆鸣身边走过去了,可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冲他招招手说道:“你来一下......”

陆鸣还以为王院长让他干什么活呢,于是赶紧跟了出去,一直到院长办公室,他都听见自己一颗小心脏砰砰乱跳,心里祈祷着:眼看就要开庭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要出什么事啊。

“怎么样?听说你明天就要开庭了?”王院长点上一支烟慢条斯理地问道,一双眼睛就在陆鸣的身上打量着,看得他心慌慌。

“是。”

“嗯”王院长点点头,犹豫了一会儿又问道:“你自己心里有没有数?自己预期有几个啊?”

陆鸣知道所谓的“几个”就是指能判几年,他瞥了王院长一眼,只见夕阳中院长脸上的雀斑显得更密集了。

“我也说不上......”

忽然想起当初给财神献血的时候王院长曾经说过立功的话,于是大着胆子说道:“长官......那个......上次你说过献血算立功......对我的判决......会不会有影响啊......”

王院长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板着脸说道:“陆鸣,年纪轻轻的怎么不知道好歹啊......你还想怎么样?要不是你献出来的那点血,能有今天吗?

你看看你,身上穿着白大褂,一日三餐有鱼有肉,难道还不知足?你不知道啊,现在好多人都在嚼我的舌根子,说你是我的关系户,你说我冤枉不冤枉,我可是连你的茶都没有喝过一口啊......”

陆鸣一听,诚惶诚恐地说道:“长官,请你千万别误会,你的好处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已经很知足了......如果将来有机会一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王院长一听,脸上浮起一丝笑意,又点上一支烟,指着陆鸣骂道:“你这混蛋就是嘴甜,怪不得那些小护士都说你好话......”

说着,沉下脸来,把椅子朝着陆鸣拉近一点,严肃地说道:“如果你真的想立功,我这里倒真有一个机会......”

陆鸣一听,吃惊地问道:“什么机会?”

王院长好像对陆鸣急迫的神情很满意,故意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就看你小子有没有这个造化了......

我问你,你跟财神在一个号子的时间也不短了,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行为?或者有没有听他谈起过自己的案子?”

王院长的话还没有说完,陆鸣已经基本上明白他的用意了,心想,搞了半天是想打探财神的事情,不用说是跟钱有关系。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脑际,假如自己把财神那部手机的事情说出来,应该算是重大立功吧,凭着这个重大立功,自己难道还不能判个缓刑?

这个念头只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说实话,尽管这是一个不小的诱惑,可他宁愿相信财神,也不相信王大麻子,此外,内心的道德底线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陆鸣脸上一副疑惑的神情,不解道:“长官,我和财神连话都说不上,他说什么,做什么不是都有监控吗?”

王院长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不过好像还不死心,低声道:“如果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愿不愿意试试?

你的案子我大概了解一点,如果你能提供关于财神有价值的信息,甚至只要提供我们感兴趣的信息,我就算你立功,我们会要求法院给予你轻判,到时候我就把你留在医院服刑......”

陆鸣心中好奇,一方面也想打探一下王大麻子究竟想在财神那里得到什么,于是装作感兴趣地说道:“我巴不得立功呢,可也......没有机会啊......”

王院长犹豫了一下说道:“最近财神要做两次心电图,我提供你们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你要注意他说的每一句话,然后回来详细向我汇报......”

陆鸣苦着脸说道:“长官,他根本就看不起我这样的人,万一不跟我说话怎么办呢?”

王院长摆摆手说道:“那不一定,你是他的救命恩人,并不是毫无关系的人,如果他对你没有感激之心的话,也不会让你去他的号子了,事实上我看他对你还是很关心的......”

陆鸣吓了一跳,顿时想起财神小纸条上的话。“千万不能让人察觉到我们的关系”,他知道,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财神在暗中庇护他,可大家都想当然地认为那只是一种感激之心,并不会多想。

而财神说的“关系”应该是指不能让别人意识到他们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从而把他和案子产生某种联想或者怀疑,这种情况绝对不能让它出现。

“长官,他也就是给我订了一份小灶,其实,我也没有图他什么......也许他是心里过意不去吧......”

王院长打断陆鸣的话说道:“我知道......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有接近他的可能性,比如,你是学金融的,而他是金融学博士,你可以装作请教的样子跟他谈谈银行方面的知识......特别是那个什么......离......离岸银行......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船上也能开银行?”

陆鸣好像抑制不住,竟然呲地一笑,随即意识到自己失态,吓了一跳,不过,马上明白了王大麻子的意图,他也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让自己去砰砰运气而已。

不过,王院长已经瞪着他问道:“你笑什么?”

陆鸣急忙掩饰道:“我想起了上大学时候的一个笑话......”

没想到王院长执着地问道:“什么笑话?”

陆鸣被逼得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说道:“离岸银行是指存款人在其居住国家以外开设账户的银行,并不是在船上......当然,离岸的意思确实和船有关系,比如离岸交易就是指在船上的商品贸易......”

没想到王院长并没有为自己闹的笑话生气,而是问道:“那这些钱能随时转回国内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