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19章

第19章

“那么......”陈伟说道:“陆建民基本上没有出过号子,病室里还有两个耳目形影不离,这些药是在什么情况下交给陆建民的呢?

不可能没有目击者,你们连夜查看所有监控资料,同时检查陆建民第一次自杀后在治疗的过程中,都有哪些人跟他单独接触过......”

王院长问道:“陈处,是不是把这个案子交给咱们市公安局侦查,毕竟......”

肖长乐一听,有点不高兴地说道:“怎么?难道王院长以为我们B市公安局没法破案吗?我看,案子的侦查工作还是我们自己来。

但是,陆建民和周怡属于异地关押,他们现在突然死亡,你们这边倒是要给我们B市的市委市政府长官一个说法,我们市建行的长官还不知道陆建民自杀的消息,他一死,赃款追缴的工作就更困难了......”

王院长一听,马上陪笑道:“肖队长,你可别误会啊,不管谁来侦破,还不是要把案子搞得水落石出......”

陈伟拍拍手说道:“好了,现在不谈责任的问题,咱们统一一下认识,晚上我还要赶到市局汇报......

我和王院长商量了一下,我们的意见是,为了争取侦破工作的主动性,我们暂时将陆建民的死定性为心脏衰竭造成的猝死,将周怡的死定性为自杀,至于自杀的原因,我们可以做进一步分析......这样可以麻痹我们的对手......

至于侦破工作嘛,以B市刑警队的人员为主,我们东江市公安局予以配合,这只是一个初步决定,最终还要向上级汇报......”

肖长乐站起身来说道:“我没意见,不过,我希望你们尽快释放陆鸣......”

王院长惊讶地说道:“为什么?情况还不明确,他仍然有嫌疑......”

肖长乐若有所思地说道:“如果陆建民和陆鸣有什么瓜葛,在这里是看不出来的,放他出去,有可能更容易察觉到蛛丝马迹,反正他是监视居住,跑不到哪里去,发现有问题,随时可以将他收监......”

文涛一脸惊讶地说道:“你还真的怀疑这个小混混?”

肖长乐笑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看看再说吧,至于你们监所内部的审查问题,我希望能及时掌握情况......”

“看看你的东西少了没有,没错的话在这里签个字。”

一名狱警把一个纸箱子推到陆鸣的面前。

箱子里是一双皮鞋,半包廉价香烟,一只一块钱的打火机,一只皱巴巴的钱包,里面有八十七块钱,两张银行卡,一张四岁时候和母亲合影的照片。

陆鸣惊讶地看着箱子里面的东西,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东西都是他被抓进来的时候没收的,没想到在看守所关押了半年之后,放出来的时候竟然一样不少。

虽然曾经在号子里受了不少罪,可看着眼前的一点私人物品,忍不住感叹看守所里面也有光明的一面。

东江市公安局看守所位于市区的南郊,距离市中心还有二十多公里。

六个月前陆鸣被抓到这里来的时候是夜晚,根本没有看清楚道路,所以,当他从监所大门走出来的时候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前面一公里处有开往市里面的公交车。”一名狱警站在门口见陆鸣呆头呆脑的样子,好心推醒他。

天空阴沉沉的,下着毛毛细雨,可陆鸣的一颗心就想要飞起来了,只觉得微风徐徐、空气清新,浑身一万八千个毛孔,没有一个不舒爽。

自由啊,真他妈的是个好东西。怪不得有人说自由比命都重要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夸张,只是没有失去过自由的人体验不到这种感觉罢了。

虽然在里面只待了六个月,可那感觉就像是被隔离了一个世纪,所见所闻都有一种陌生感,以至于站在公交车上差点忘记买票。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车上几个人投来的异样目光,顿时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很显然,他上车的地点和光秃秃的脑袋以及简单的行李让所有乘客都明白了他是个什么人。

陆鸣顿时涨红了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由自主地往里面移动了一点,两眼目不斜视地看着窗外,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路程遥远的就像是有十万八千里。

好不容易熬到了终点站,陆鸣的脊背上已经汗流如注了,他算是体验到了所谓“芒刺在背”的感觉。

等到所有乘客都下车之后,他才磨磨唧唧地从车上下来,马上就被周围的噪杂声淹没了,清静了六个月,突然置身于人群中还真有点不适应,好在再也没有人投来异样的目光了。

可随即就感到一阵茫然,意识到在这个人头攒动的现代化都市里已然没有了落脚之地,以前还有个宿舍,有两三个工友,而眼下孤身一人、举目无亲,连个去处都没有。

忽然想起工厂还有自己被抓的的时候拉在宿舍的手机和那台二手电脑,琢磨着是不是要去拿回来,毕竟值几千块钱呢,尤其是手机是不可缺少的通信工具。

犹豫了半天,陆鸣还是没有勇气去工厂拿回自己的东西,一方面是觉得丢不起这个人,另一方面,他也怀疑自己的那点东西还在不在。

他可不信宿舍的那几个狐朋狗友会像看守所的警察那样保管好自己的东西,同时,他虽然是光明正大被监所放出来的,可在潜意识中总觉得工厂那边存在不安全因素,所以,他毅然决定破财免灾。

走着走着,陆鸣忽然停住了脚步,呆呆地看着不远处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太太,佝偻着背,正从一个垃圾桶里捡起一个矿泉水瓶子,一瞬间似乎被什么感动了,眼睛里竟然满含泪水

当然,陆鸣倒不是因为对老太太产生了恻隐之心,而是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老娘,这半年时间都没有给母亲打过电话,还不知道她急成什么样子呢,真该死。

原本还惶惶如丧家之犬,不知道该往去哪里去,看见那个老太太之后,似乎马上有了明确目标,毫不犹豫地跳上了一辆公交车。

他在东江市打工差不多有三年了,整个市区也算熟悉,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家银行的取款机前,把银行卡塞进去之前,还贼头贼脑地左右张望了一下,好像手里的卡是偷来似的。

余额显示,卡上总共有一万三千块钱,陆鸣狠狠心一下就取出了五千元,点出三千元放在口袋里,剩余的两千元塞进了皱巴巴的钱包。

街对面就是一家邮局,陆鸣在哪里填了一张三千元的汇款单,收件人正是他的老娘。

办完这件事之后,心理上好像稍稍得到了一点安慰,接着,他又乘车来到了本市最大的手机商城,在里面转悠了一圈之后,在一个柜台前面停下来。

“那把手机我看看......”陆鸣指着柜台里面一部厚厚的手机对售货员说道。

售货员是个年轻的姑娘,一只耳朵里塞着耳机,猩红的小嘴还像蚊子一般哼哼唧唧,听了陆鸣的话,大着嗓门说道:“帅哥,这是老年人用的手机,你看这边的吧......这是三星最新款的......”

陆鸣打断“蚊子”小姐的话,说道:“我就看这把,多少钱?”

女孩撇撇嘴,好似不情愿地把手机拿了出来,说道:“一百五。”

陆鸣奇怪道:“那边宣传广告上不是写的九十九吗?”

女孩斜眼瞥了陆鸣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还有五十块钱电话费啊......”

“那也没有一百五啊。”陆鸣争辩道。

女孩好像彻底投降了,从耳朵里拉出耳塞,拿起一块电池装进去,嘴里还嘀咕道:“图便宜也不能买老头手机啊......”

陆鸣拿过手机打开试了一下,一边掏钱,一边说道:“这手机声音大,我耳朵背......”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女孩撅着小嘴骂道:“神经斌,穷酸......”

陆鸣拿着手机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迫不及待地拨打了一个号码,过了一会儿,怀着激动的心情颤声道:“妈,我是小鸣啊......啊......什么?你不是......你是谁啊......哦,那个李翠莲在吗,我是她儿子啊......”

过了好一阵,才听见手里传来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可这次他确定是自己老娘,马上装出欢快的样子,抢先说道:“妈,我是小鸣啊......啊,前一阵公司搞培训......对,不让和外界联系,全封闭培训,今天刚刚结束,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我不是怕你着急嘛......哦,对了,我给你寄了三千块钱,你自己买点营养品吧......妈,你身体怎么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啊,过几天我要去B市出差,顺便回家看看你......

哎呀,你就别瞎操心了,我好着呢......你自己多注意身体啊,嗯,嗯,我不跟你说了,负责人叫我开会呢......好好......我挂了......”

挂上电话,陆鸣慢慢坐在了台阶上,把脑袋趴在自己的膝盖上哽咽了一会儿,然后站起身来抹抹眼泪,一边往街上走,一边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