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1章

第31章

“陆鸣......我们是自己人......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吗......你说,财神的那些钱藏在什么地方......他都对你说了什么......”

陆鸣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虽然内心仍然在挣扎,可身体却已经投降了,最后,就像一个快死的人说出临终遗言似的呢喃道:我说......我......在......电脑里......

刚说到这里,忽然只觉得一道刺眼的光线射进了屋子,只听一个大嗓子女人吆喝道:“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下流,睡觉也不穿裤子......”

陆鸣猛地睁开眼睛,发现屋子里亮如白昼,床前却是站着一个女人,但不是女神蒋竹君,而是昨天晚上见过的房东大妈,她已经把窗户上的破窗帘拉开了。

陆鸣顿时回到了现实,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直在做梦,不过,瞥眼之间就看见自己衣衫不整的糗样,再联系到梦境中的情节,顿时就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一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胀红了冲房东大妈嚷道:“你怎么回事......怎么随便进别人的房子?”

房东大妈倒是将怪不怪的样子,哼了一声道:“太阳都晒屁股了,还赖在床上,没见过你这种打工仔呢......你自己没有插门......昨晚来不及办租房手续,现在办一下吧,公安局最近查得紧呢......”

陆鸣脑子里还想着刚才在梦中跟蒋竹君的邂逅,不耐烦地冲房东大妈摆摆手说道:“好好,你先出去,等一会儿我就下来......”

房东大妈离开之后,陆鸣坐在床上呆呆直愣神,搞不清楚怎么会做这种梦,他还隐约记得自己在梦中和蒋竹君的对话,心中惊疑不定,虽然只是一个梦,可仿佛冥冥之中预示着什么。

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真正知道自己和财神之间“亲密”关系的不是王大麻子,也不是王东海和曾强,而是蒋竹君。

就凭那把手机就足以证明财神对自己的信任,既然这么信任,难道财神临死之前会不给自己留下什么话?说出去谁信呢?

天呐,也不知道蒋竹君会不会出事,万一她要是把自己供出来,就算自己和财神没有一点关系,这二进宫是进定了。

这样一想,陆鸣意识到昨天晚上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虽然自己已经被释放了,可目前还是缓刑阶段,稍有不剩,随时都有可能被重新收监可能性,此外,虽然自己现在还没有看见财神一分钱,可潜在的隐患已经时隐时现了。

且不说一直怀疑自己的王大麻子和那个公安局的人,现在加上蒋竹君,甚至和自己同号子的王东海曾强,甚至还包括小律师韩玲以及那个未曾谋面的大律师孙明乔。

这些人谁都有可能把自己跟财神的那笔钱联系在一起,就算自己不拿那些钱,也永远无法把自己洗干净。

想到这里,陆鸣又对自己昨天晚上做出的决定疑神疑鬼,一颗心又乱成了一团麻,不过,他最终还是回到了现实,赌气似的从床上跳下来。

一只脚隐隐作痛,他不由得又想起了刚才的梦境,这才明白自己肯定是踢在了铁床的栏杆上了。再看看那张只铺着一张草席的光板床,他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偏偏梦见“睡床板”的情节了。

说实话,虽然梦中的蒋竹君扮演的并不是一个善良的角色,可他却没有一点厌恶之情,甚至在刚刚离开了她一天之后,心里面竟然还有一丝怀念呢。

妈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么前怕狼后怕虎的,如果财神地下有知的话,说不定都会怪自己看错了人呢。

陆鸣简单地梳洗之后,下楼和房东大妈签订了一个月的租房协议,并且交了一百块钱的押金,然后就在一条小巷的路边摊上吃了一顿简单的早餐。

虽然心事重重,虽然天空细雨绵绵,可在这个获得自由之后的第一个早晨,看着路上匆匆忙忙的行人,以及各种噪杂的声音,总的来说心情还不错,身处在这种环境中,他有种安全感,毕竟,这里的再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个被判了缓刑的罪犯了。

昨天晚上,陆鸣已经计划好了今天要做的事情,他首先乘坐152路公交车来到了市中心,就像一个游客一般在大街上晃悠了一个小时左右。

这倒不是他闲的无聊,而是以往看过的电影和小说给他提供了一些经验,如果要想知道是不是被人跟踪,那就在街上多晃悠几圈,并且在某些时刻突然转变行进方向,以便让背后的跟踪者暴露行迹。

还别说,在晃悠了几圈之后,还真被陆鸣发现了几个“可疑”的身影,只不过其中两个的年纪太大了,不太像是公安局的人。

只有一个留着小平头的大块头男人有点让他胆战心惊,不管是外表还是一脸严肃的神情,都像是公安局的便衣,要么就是黑社会的打手。

好在十几分钟之后,那个大块头男人似乎发现了陆鸣出色的反跟踪能力,知趣都走进了一家大型商场,并且再也没有看见他出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