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35章

第35章

肖长乐掐灭了烟头,不过并没有直接回答徐晓帆的问题,而是问道:“这段时间,陆建民的家里人有什么异常反应吗?”

徐晓帆说道:“严格说起来他在W市也没什么家人了,也就是几个远亲,这些人生怕受陆建民案子的牵连,躲避唯恐不及,连报社的记者都联系不上他们,不过,我敢肯定,他们都得到过陆建民的好处,所以才一个个缩头缩尾的......”

肖长乐打断徐晓帆道:“我是问他的儿媳妇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

徐晓帆摇摇头说道:“陆建民被判决之后,局里面就解除了对她的监控,目前她仍然在幼儿园上班,就像没事人一样。

不过,她已经搬回自己父母家住了......据当地派出所的同志说,为了和陆建民划清界限,陈丹菲把女儿的姓都改了......至于陆建民死亡的消息,还没有通知她......

不过,陆建民这边你尽可以放心,就算陈丹菲知道陆建民死亡的消息,也不会有什么异常反应。

反倒是陆建民的同案周怡,如果她的家人得知她死在看守所的消息以后,肯定会闹起来,我听说周怡的一个儿子还是当兵的,一个女儿也已经从美国回来了......”

只听潘浩长叹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啊?”赵振山问道。

“真是家破人亡啊,搞到最后,竟然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潘浩颇有感慨地说道。

赵振山眼睛一瞪,质问道:“怎么?难道你小子还同情这个大贪污犯?这是他应得的下场......”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就这么多废话呢?每天不抬杠会死啊......”徐晓帆训斥道。

也奇怪,虽然肖长乐是队长,可潘浩和赵振山似乎更害怕徐晓帆,见她一双美目冷冰冰的瞪着他们,马上就不出声了。

“我越琢磨就越觉得不对劲......”只听肖长乐似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哎呀,长官,你就别打哑谜了,你究竟在怀疑什么?”徐晓帆一脸焦急地催促道。

肖长乐又点上一支烟,冲三个人招招手,等他们凑到了一起,这才低声说道:“我基本上可以断定,在我们追缴陆建民赃款的同时,有人也在暗地里盯着陆建民......”

徐晓帆吃惊道:“有人盯着他?他可是一直关押在看守所,并且还是异地关押......”

说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惊呼一声,压低声音道:“你的意思是......看守所内部有人做内应?”

肖长乐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而是继续说道:“异地关押也难保不会被人钻空子,不管怎么说,W市和东江市都是属于岭南省......先不说别的,在陆建民自杀这件事情上就存在颇多疑点......

比如,谁给他提供的药物,那把手机是怎么回事?一个这么重要的犯人,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两次自杀?直到现在,东江市公安局都没有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潘浩问道:“头儿,难道你对东江市公安局有什么怀疑?”

肖长乐谨慎地说道:“我可没这么说,不过,我听说监管医院院长王振良已经引咎辞职,而一名内勤好像也打了辞职报告......”

徐晓帆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身为院长难道引咎辞职就算了?起码要追究他玩忽职守罪......”

肖长乐摆摆手说道:“我刚才还给东江市公安局副局长打了一个电话,他表示目前案子还在调查,并没有得出结论,我总觉得他好像有意在隐瞒什么,也许是担心家丑外扬,也许不想让我们知道的太多......”

赵振山大声道:“我们是W市专案组的成员,他们有责任有义务协助我们追回赃款,不协助也就罢了,怎么还对我们隐瞒情况?”

肖长乐若有所思地说道:“也许,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市公安局就不说了,反正,我对市公安局监管处的工作持怀疑态度,在陆建民意外死亡这件事上,他们应该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解释......”

徐晓帆似乎听出了肖长乐话中有话,忍不住急道:“哎呀,队长,你究竟在怀疑什么?难道还对我们保密吗?”

肖长乐犹豫了好一阵才谨慎地说道:“目前我也没什么证据,只是凭借经验做出的一个主观推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