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46章

第46章

对陆鸣来说,那笔钱不但是他在这座城市立足的根本,而且也是保持尊严的唯一保障,这笔小小的存款在给他安全感的同时起码能让他每天睡个安稳觉。

不管怎么说,反正今后就是穷死也不能再向母亲伸手了,现在又不是大学刚毕业那阵了,哪有工作了两年的人还向家里伸手要钱的。

何况,昨天在给母亲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把牛皮吹下了,一个经过半年封闭式培训并升任主管的人,怎么会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呢?

陆鸣发现自己走进了一条噪杂的小巷子,泥泞的街道臭水横流,电瓶车摩托车在密集的人群中穿梭,溅起的污水引起一阵叫骂声。

陆鸣躲避着滴滴鸣叫的电瓶车,忽然觉得一股无名之火熊熊燃烧,要不是心里有事,真想冲一辆擦身而过的电瓶车破口大骂。

妈的,这里的情景跟中山路相比简直就像是两个世界,原来穷人和富人只是一墙之隔,只不过这堵墙是一面单透镜,穷认们能够看见富人,所以痛苦,所以羡慕嫉妒恨,而富人们却看不见穷人,所以有开心又幸福。

不过,虽然只是一条肮脏的小街道,可街道的两边却随处可见打着“名烟名酒”招牌的小店,柜台后面不是坐着愁容满面的阴郁男人,就是坐着一位怒气冲冲的胖女人,那模样好像是对这个世界有仇似的。

根据陆鸣不多的人生经验,送礼首选烟酒,不管送的对象会不会抽烟、会不会喝酒都没关系,无一例外都会笑纳,因为他们可以把烟酒再转送别的人。

虽然陆鸣自己就是烟鬼,可实际上自从他成为烟民之后,对这个领域并不是很了解,他熟悉的牌子一般都是白沙、七匹狼、大前门、黄金龙之类的,并且价格都不会超过五元。

当然,他也知道大中华这种烟,只是从来没有买过,并不是他不想买,而是买不起。当初在工厂打工的时候,有一次参加一个同事的婚礼,才第一次尝到了大中华的味道。

当他看着几个同事抽的滋滋有味的时候,他悲哀地发现,自己的胃口已经被那些五块钱一包的烟败坏了,因为那支大中华抽在嘴里的感觉跟白沙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甚至还没有白沙抽着过瘾。

当然,他可不敢把这种想法告诉别人,否则就有可能被贴上矫情、阿Q、酸葡萄等标签。

但他知道,送礼还是要送大中华,他决心把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奢侈送给一个曾经帮助过自己、并且给了自己自由的人,这个钱花的值,花的痛并且快乐着。

“老板,大中华多少钱一条?”

陆鸣来来回回在那几家“名烟名酒”店前面晃悠了两圈之后,终于选择了一位上年纪的、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女人,因为这个女人让他想起了母亲,很有种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

“小伙子,你要软的还是硬的......”老太太的话听起来都和蔼可亲,不过,陆鸣的一身穿着显然让她有点疑惑,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