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77章

第77章

赵振山沮丧地说道:“头儿,我这边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肖长乐皱皱眉头说道:“怎么?该不会一点线索都没有吧?”

赵振山哭丧着脸说道:“差不多......我只了解到负责陆鸣案子的主审法官名叫秦岚,女,四十二岁,也算是一名老法官了。

我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法官不会在陆鸣的案子上有什么猫腻,陆鸣被判缓刑的主要原因应该在工厂......”

徐晓帆一脸不信地质问道:“就这么点情况?”

赵振山一脸无辜地说道:“情况倒是还有一点,就是不知道有用没用?”

肖长乐知道赵振山又在耍宝,佯怒道:“你小子少给我油腔滑调,正经点......”

赵振山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以社区矫正人员名义去过陆鸣的工厂了解情况,可工厂的人好像不愿意配合,尤其是他们厂长副厂长,压根见不到人......

没办法,最后找到了保卫科一个名叫张亮的人,他私下向我透露,陆鸣被判决之前,确实有个人去找过工厂的领导,这个人自称是陆鸣的律师。

起初我想当然地以为是孙明乔,可工厂保卫科的人说孙明乔大律师他们都在媒体上见过,绝对不是他,那个人律师证上的名字叫李东,也搞不清楚是哪个律师事务所的......

当我问他这个名叫李东的律师都和厂领导谈过什么的时候,他马上就闭口不言了,只是说,工厂方面考虑到陆鸣的行为也不是故意的,为了年轻人的前途,所以就放他一马......

可问题并非如此,后来我和以前跟陆鸣在一个宿舍待过的年轻人聊天,还请他吃了一顿午饭,他悄悄告诉我,听说有人替陆鸣赔了工厂一大笔钱,所以主动要求对陆鸣进行轻判......

你想,既然工厂都不承认有这么多损失,何况,出事那天,陆鸣疲劳上岗的责任在厂方,工厂也大方地提供了当天的值班安排表,所以,法官没有理由不判缓刑......”

“这个律师的行踪有眉目吗?”徐晓帆问道。

赵振山摇摇头说道:“别说我没有眉目,就是工厂的人恐怕也不一定清楚他的来历......我估计,他只是个代理人......”

肖长乐站起身来在房间转悠了两圈,有点兴奋地说道:“且不管这个李东是谁,关键是这个出钱的人肯定跟陆建民有关......

种种迹象显示,在陆鸣的判决问题上,陆建民通过手机帮他摆平了,同时也证实了我们想法,陆建民在东江市有同伙......”

“可如果找不到这个李东,我们也没法知道他背后的人究竟是谁?”徐晓帆质疑道。

这时一直没有说过话的金融专家尹正文插话道:“也许可以从资金来源发现蛛丝马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