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0章

第90章

陆鸣只好钻了进去,还没坐稳,汽车就已经朝着前面窜了出去,他急忙扭头瞥了一眼后面,这才知道车上只有女人一个人,不知道那个男人去哪里了。

陆鸣刚才在派出所审讯室的时候就悄悄打量过这个女人,虽然对他来说年龄有点大了,可不得不承认女人很有魅力。

尤其是一身警服好像是专门定做的,把一个少妇的身子裹的凸凹有致,加上制服的衬托,看上去既妩媚又端庄,如果这个女人不是警察的话,还真有点让他想入非非呢。

“找了份什么工作啊?”女人眼睛盯着前方,像是不经意地问道。

陆鸣偷偷瞥了她一眼,近距离接触之后,他才发现,女人不仅肌肤细腻,而且还有一个非常好看的鼻子,甚至连耳朵以及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都有种说不出的精致。

最要命的是,车厢里暗香浮动,熏人欲醉,这是一种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成熟的气息,虽然那身警服让他心生畏惧,可两年不知肉滋味了,还是控制不住胡思乱想,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没......就是一家公司普通的业务员......”陆鸣有点不知所措地说道。

女人飞快地扭头看了陆鸣一眼,犹豫了好一阵才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家公司应该不知道你目前的身份吧?”

陆鸣马上警觉起来,收敛起心猿意马的心,嘟囔道:“还没谈呢......”

女人轻哼了一声道:“我猜你肯定不敢说出自己是缓刑犯的身份,否则人家也不敢招你......”

陆鸣心里愤愤不平,心想,难道缓刑犯就不是人?就不用吃饭?不知道她对自己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想坏自己好事吧。

女人见不灵不出声,像是自言自语似地说道:“有些事是瞒不住的,就算瞒得了一时,也满不了一世,迟早会被发现......”

陆鸣只想搞清楚女人的真实意图,所以不出声,只等她继续说下去。

果然,过了一会儿,女人继续自言自语地说道:“如果是我的话......在缓刑期满之前宁可不去找工作,省的被人发现以后自取其辱......”

妈的,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不找工作?难道让老子喝西北风啊。不过,她说的也未尝不是自己一直担忧的事情。

试想,就算李晓梅帮自己找到了工作,可这是一份靠伪造简历获得的工作,万一哪天不幸被人发现的话,肯定是被开除的下场,那时岂不是自取其辱?

眼下只能赌那个人力资源经理卉姐不会认真调查自己的履历,最重要的是公安局的人千万不能和李晓梅接触,否则这份工作肯定干不长。

“那我总要吃饭吧?”陆鸣愤愤不平地哼哼道。

女人轻笑一声,瞥了他一眼说道:“怎么?难道找不到工作就会饿死?现在这年头,只要不是脑子有毛病,只要不是好吃懒做,干什么都能赚到钱......”

听到这里,陆鸣的警惕性渐渐放松了,因为他觉得女人并没有什么目的,纯粹是在拉家常,并且好像还是出于好心,一瞬间,敌意就消去了不少。

“你的意思是做生意?可要本钱啊......”既然敌意减少了,陆鸣的话就多起来。

女人沉默了一会儿,自顾说道:“那要看做什么生意,难道你还想开公司?我问你,如果现在口袋里只剩十块钱,你准备用来做什么?”

陆鸣一愣,随即说道:“当然是买米买面了......”

女人扑哧一笑,瞥了陆鸣一眼,嗔道:“目光短浅......十块钱能买多少米多少面?能支撑两天吗?”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是我的话,我就用这十块钱买一支鞋油,再买一把刷子,然后去街上帮人擦皮鞋,一天下来最少能赚五十块,这样就暂时把吃饭的问题解决了......”

陆鸣怔怔地坐在那里不出声,说实话,他可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去街上擦皮鞋,这可不仅仅是面子问题,万一碰见熟人,老脸往哪儿搁啊,万一传到母亲的耳朵里,非羞死不可?

女人又轻哼了一声,冷冷说道:“这个时候了,你还放不下大学生的架子啊,据我所知,你连肄业证都没有,算什么大学生,谁承认你......再说,一个缓刑犯难道就比擦皮鞋的人更有面子?更有尊严?”

陆鸣不出声了,只觉得女人这番话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但仔细想想可不就这么回事吗?

说实话,他宁愿让熟人看见他在大街上擦皮鞋,也不愿意让人家知道他是个罪犯,前者只是面子问题,后者才是尊严问题。而面子可以挣回来,一旦失去了尊严,可能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