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3章

第93章

陆鸣摇摇头,一脸疑惑地说道:“不知道......”

女人叹口气,说道:“真巧,跟你同名同姓......”

陆鸣看着警车消失在了车流中,还站在那里呆呆发怔。

同名同姓?有没有搞错?同姓是不错,可名字不一样啊,他是明天的明,老子是鸣叫的鸣,怎么能算是......哎呀,难道财神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儿子?或者把自己当成了他儿子的影子?

要不然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呢,为什么把他死死守护的赃款的秘密告诉自己呢,为什么偏偏选定自己做为他的遗嘱执行人呢?

800CC血?说不通,连警察都不会相信。也许,财神万念俱灭的时候,真的把自己当成他的继承人了,只不过是一个非法继承人。

可怕的是,他的这番心思好像已经被刚才那个女警察察觉了,这是一个心理问题,这个女人有点邪乎,好像能看透人的心。

现在看来,通过今天的审讯,不但没有排除警察对自己的怀疑,甚至反而可能引发了他们更多的想象空间,起码,这个女警察好像已经碰触到了财神的内心世界。

“你怎么搞的,卉姐都来电话催了几次了......”李晓梅一看见陆鸣就抱怨道。

陆鸣只好低声下气地解释那辆该死的车半路抛锚经过,还故意装作有点气喘吁吁的样子,好像他是一路跑过来的。

李晓梅倒也没多说什么,领着陆鸣就坐电梯上了二十九层。

一路上陆鸣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东瞅瞅西看看,毕竟,这里的办公环境可不是以前那个破工厂可以相提并论的。

一想到自己今后可以在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工作,忍不住一阵兴奋,可随即就想起了女警察在车上说的话,不禁又一阵忐忑不安。

“卉姐,这就是我的同学陆鸣......他目前住在卢家湾开发区,车在路上抛锚了,所以来迟了对不起啊......”

在一间装饰豪华的办公室里,陆鸣终于见到了卉姐,趁着李晓梅作做绍的时候,陆鸣悄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卉姐。

只见她身穿一套职业装,剪着短发,说不出的精明干练,尤其是一双眼睛圆溜溜的,盯着人看的时候就像是对方欠她钱似的,让人不禁产生距离感。

卉姐坐在一张大班桌后面没有起来,她也把陆鸣上下打量了几眼,从神情上看不出什么变化,听了李晓梅的话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卢家洼啊,确实够远的......没关系,还来得及......”

李晓梅说道:“那你们先谈谈?吴总还等着我的报表呢......”

卉姐挥挥手说道:“那你忙去吧......哎,晚上有个场子,你陪我走一趟啊......”

李晓梅笑道:“陪你走一趟没问题,可我先声明啊,今晚打死不喝酒,昨天晚上......”说了一半打住了,冲陆鸣说道:“你跟卉姐谈吧,我先上去了......”

“站着干嘛,坐呀......”卉姐指指班台前面的一把椅子说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